行远自迩(近),登高自卑(低)。

文摘

  我写小说的理由,归根结底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现出来,将光线投在上面。
 
  经常投以光线,敲响警钟,以免我们的灵魂被体制纠缠和贬损。
        
                       ——村上春树

评论
热度(7)

© 自迩自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