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陷入朱雀的美色无法自拔

文摘

  我写小说的理由,归根结底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浮现出来,将光线投在上面。
 
  经常投以光线,敲响警钟,以免我们的灵魂被体制纠缠和贬损。
        
                       ——村上春树

疏影流光

文摘

  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

  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葡萄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

  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钱钟书《围城》

……...

文摘

  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

  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食用漠狗蛋的说明


  这里漠狗蛋,高三党。(虽然自认文笔垃圾如小学生,但是年纪超级大来着。)
  名字是因为,打少女游戏的时候常用名字。
  文艺的原版是大漠未歇

   会发表同人,书摘,随笔(自言自语)
 
目前,在尝试小甜饼。
人生目标就是写甜文he。
  但是(ノ=Д=)ノ┻━┻
呵呵,任重而道远嘛。

  吃云亮 百里骨科(年下) 火舞哥相关

  还有其他的冷cp
  萌特摄 也萌机战。

  更新速度奇慢,低产低质。

  如果,
  我开了一个坑
  请,不要跳得那么快。...

【微耽】执念(百里骨科)

  自拜在花木兰门下,老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说欣赏我眼中的执念。
 
  武道者,自当杀伐果断。手中的兵刃自当唯执念驱动,一往无前,合二为一。

  便可所向披靡,坚如磐石。

  我,不知道这种夸耀的含义。

  我只知道自己资质不错,有向那群人夺回哥哥的权利罢了。

  嗯,我有一个哥哥,叫百里守约。

  可是,对于百里氏族来说,不需要两个继承人。尤其是小的那个是被诅咒的红发。

  我和哥哥抗争过,最后哥哥牺牲了自己的自由换我平安离开百里家。

  我讨厌那里,讨厌每个人。
 ...

【云亮微耽】歧 (反叛军头子x军师设定 )

   上以暴政止乱党,严刑酷法,以连坐制民。
   赋税徭役难抵,民遂起而反之。
  

   反叛军首领乃赵云,昔日赵国世子。武艺高强,枪法精湛。
  他的军师布衣出身,却乃一代智谋,人难以望其项背。

 

……
 
  烛光阑珊,帐篷外人影映在门前。人影踌躇着,左右摇曳。

  帐中人替油灯添上新蕊,火光骤亮。微光映在帐中人脸庞,儒雅俊秀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
 
  “将军,亮并未歇息。如要要事,可进来商谈一二。”

  帐篷外人影定了...

短篇小说安利《密林》芥川龙之介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

  特别喜欢的两个人陷入了扒一扒,蹭热度之类的事情中。

  印象中特别好的人,突然被揭发说虚伪。
万分迷茫。

  因为实锤看似有道理,但又如此单薄。太多太多人的辩解以及自己的主观,构成了无数密林。

  通过网络,能了解很多。

  但,触手可得的真实又是如此脆弱。众口烁词,无数的嘴说着不同的话语,不同的真相。

  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也同样懦弱地偏向主观,不愿意相信。

  就正如这篇小说里的密林吧?每个人都主观代入自己,无意识给自己开脱。

  从而,真相扑朔迷离。

 ...

提问 小粉丝们一个问题可以么?
(嗯,虽然不会有多少回应的。)
请问大家对于我是怎样的人有什么想法呢?

……
以前写be是中二,现在是因为心里扭曲QAQ。
虽然在尝试小甜饼,但,很难QAQ。

【百里骨科】约 (玄策x守约 病娇风 短)

  寂静的夜暗淡无月,郊野疏影散乱。

  狙击手靠着树干前行……

  狙击手叫百里守约,在与弟弟玄策分别许久后在暗卫训练营重逢。

  倘若忽略掉训练营如养蛊般的法子,倒不失为一件美事。

  最终,除了兄弟俩所有的人都倒下了。

  也意味着,敌人,只剩下了玄策。

  只选择最强的那个人。

  百里守约拉了拉围巾,轻轻呼出一口气。

  “哥哥,他们又偷吃我的晚餐,只剩下草了?”红发少年耷拉着耳朵,低头生闷气的表情浮现在脑海,挥之不去。

  守约把子弹上膛,耳边转瞬传来的锁链破空的声...

【邪教】军师你的小粉丝已到位(脑洞向 不知火舞x诸葛亮)

  一天,诸葛亮顺利打完峡谷排位回家。路上经过一条小河,小河从上游流下来一个大桃子。

  诸葛亮好奇上前,把桃子搬回岸上。

  桃子随机动了动,让诸葛亮抓紧了扇子以待未知隐患发生。

   桃子舒展开来,如同花瓣一样张开,若绚丽的特效。

   中央躺着一个单马尾的漂亮女孩子,嗯,身材很好但是衣着暴露。诸葛亮捏着扇子挡住脸,耳根微红。

   莫非是遭遇不测,诸葛亮想了想。同时也注意到了桃子皮上刻着的东瀛的纹章,转瞬想起书籍记载的桃舟。

   “形如桃,可御水而行千里。”
 ...

文摘

  住楼就住顶层,居高且能望远。

看戏就坐后排,看不清戏却看得清看戏的人。

                         ——贾平凹《自在独行》

《1984》

  我思,故我在。

  苦海无涯,唯舟中人以自渡。

瓷瓦

 

文摘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龙族》

……

  很久以前的签名。

【黑木x方木】溺亡 part5

  “方木,有人找你。”上课期间,突然有人喊方木。

  方木走出去,便看到了在走廊上的邰伟。

  “姓名?”邰伟假意严肃地问着,从打听到的消息来看方木和周军晚上起过冲突。

  方木默不作声,只是看着邰伟。脸上满是不耐烦之感。

  对于凶手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他连案发现场都看不到,而且也没像上次案件那样对凶手了如指掌。

  就像是被谁阻断了般。

  凶手仍在逍遥法外,甚至再犯的概率很高。倘若,再有人因此而亡呢?

  已经没有时间了。

  “你在担心谁呢?”突然脑海中属于自己的声音响起,声音很低,...

《龙族I》文摘
晚安。

。。。。。。。

敌不过时间,所以龙⑤迟早会出嘛。
虽然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才小学五年级
嗯,现在高三

【微耽-秦方】铭刻

  秦明合上今日的总结,靠在椅子上望向天花板。
 
习以为常的房间陡然空荡得可怕,缺少了人类的温度。

许久前,局里的心理画像师的脸、言行已被时光磨平。秦明脑海中只依稀留下了影子。

  白马过驹,浮光掠影了无迹。

  最开始的泪与伤疤被时光愈合,秦明渐渐不会因回想起对方而万般心痛。

  秦明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翻开本子,在原本法医专业鉴定下开始学着画像师写着有些蹩脚的心理分析。

  诚然,时光冉冉,斑驳了你的容颜。
  最初失去你的疼痛被岁月消磨。

  但,我将你刻入骨髓,融入心魂。

  从此,...

写给新人写手的几句话

借以勉励自己。

山深闻鹧鸪:

闭关反思结果,共勉之。



1、不要因为一时一地的热度或褒贬而丧失自己内心的判断。


文学品味是一个很私人很主观的东西,除去客观的实力因素,尤其是在一个针对性较强的圈子里,文章的热度有时与时机直接挂钩。譬如圈内一个著名太太恰好看了你这篇文章并推荐了,这篇文章可能很热,而你别的文章未必有这种好运。但你要有自己的判断力,除了根据热度导向,你自己才最清楚文字的长处与短板在哪里。


如果你并非想要自身提高,而只是喜欢满屏的小心心,你大可选择讨巧的手段,时不时开个车,卖个萌,搞个笑。在一定程度上这也许比你认认真真写一篇...

出自《自在独行》

书摘

  人最大的“任性”就是不顾一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
  只有这样,人才可以说,
  我这一生不虚此行。
                   
                    ...

推书《罗生门》芥川龙之介


--

   罗生门是芥川龙之介初步步入文坛的代表短篇小说。

  很多时候,市面上的罗生门其实算是芥川龙之介的作品集。

  在芥川龙之介短暂的一生中,作品颇丰。其一如彗星般闪耀。

  芥川龙之介的文风格有卖弄深刻的嫌疑,但不可否认其技艺之高超。

  我最钟情的他的短篇罗生门便是体现了如此。故事一开始便运用种种手法将剧情人物逼仄到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在狭小的空间里,人性得到了脱离常规的束缚。

  仆人本是以正派角色登场,虽然落魄,但他仍在正义的一方里。

  而另一个角色老婆子拔下死人的头发去换钱。

 ...

微耽(特矫情)


  梦里踏碎山河,望将军戎马半生。

  永生永世沦落风尘,楼阁眺望。将军归城,夹道相迎。

  万人空巷间,可瞥见小倌公子独倚阑珊,情深义重眼流连?

许是看见抑或不见,将军回望那处。

人道妓子无情,可曾知他不断轮回,只为归城可得见的一眼对视? ​

…………
很久以前写的特别矫揉造作的段子,大概就是一个小倌喜欢一个将军,但地位悬殊。所以小倌就一直都在重复能和将军对视的那一眼。
永生永世沦落风尘,困在其中不断反复重现。
真的很矫情。

文摘

  旧与新,

往昔与现在,

并不是敌对状态,

它们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

以美为最后依归。

                             ——简媜,晚安 ​

书摘

  我从这件事取得的教训是,作者应该从写作的

乐趣中,从郁积在他心头的思想的发泄中取得写

书的酬报;

  对于其他一切都不应该介意,作品成功或失

败,受到称誉或是诋毁,他都应该淡然处之。
     
                     

      ...

【黑木x方木】溺亡 part4

  藤师大一位叫周军的学生,被用麻绳勒死在厕所隔间。发现的是另外一个早起的同学。

  警察局在接到报警后,便派出邰伟等人前去。

  学生很多并且拥挤吵闹不停,邰伟有些烦躁地维持着秩序,远远看到了之前的熟人方木。

  “嘿,神探也在这学校啊,真巧。”邰伟突然起劲调笑神色紧张的方木。

  “死的人是我同学,我想进去看看。”

  “抱歉,闲杂人等免进。”邰伟话落就转头走了。毕竟,办案是警察的本职,怎么能卷入无关小市民。

  不过,也许是错觉。刚刚,方木在人群中看到自己时脸上似乎突然有一丝了然的笑意,但眨眼方木便和人群中...

【黑木x方木】溺亡 part3

  说来也怪,刑局对这个小年轻有着迷之信任。小年轻一边分析,刑局就立马喊邰伟开始了搜寻。
  邰伟跟着小年轻提供的线索在各地工地展开了搜索,果真,当邰伟发现凶手时。
  凶手穿着白衬衫,带着手表,与工地格格不入。因为不甘心与农民工为伍,不甘心眼下的处境……
  邰伟瞬间想起小年轻说过的话,莫名觉得服气。
  最后,邰伟在教堂里发现了聆听圣音的凶手。教堂前明晃晃的神爱世人,让邰伟有些自嘲。
  毕竟,这世间比起神迹,人们更容易被恶魔蛊惑。
  邰伟成功带着凶手归来,问同事小年轻还在不在。
  同事说和刑局在一起,言语间不自觉透露出...

  尘世间,追寻了千百遍。

  换的佳人巧目盼兮,眉目流转。

  情难制,自难忘。
 

1 / 3

© 漠狗蛋又开始磕朱雀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