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远自迩(近),登高自卑(低)。

碎碎念

   1:最近站逸真、真逸,方真,方邰
    2.不负黄粱这篇文改成开放性结局。
   3.我想涨粉(ノಥ益ಥ)
   4.文章更新每周必有一更(最慢。)视催更情况定。
   5.文风多变,有些时候前面甜甜的后面转虐。
   6.结局我们可以商量走向。一般来说我经常默认be。如果接受不了,我会改双结局的。
   7.满意文的话一定要表扬我。(ಡωಡ)
  8.谢谢你这么认真看到这里。

摸了一个小优。

  明天要中考来着,虽然这么晚还在玩什么的超作死。

  不过,怎么说呢。

 还是有点紧张吧?毕竟初中三载就这么晃到了头。

 这首dream分享给大家好了。

 虽然有点紧张不安,或许有可能有自己一个人的小寂寞。

但,慢慢来。不要着急,保持平常心就好。

然后,在初中相遇的大家,中考加油。

超感谢你们的陪伴。

最后,希望,不对,是我一定要考上重点线!

还有,就是希望大家也能心想事成吧之类,虽然生活充满了意外。

on my own

踌躇了许久,开了原创文的坑。

本来是要填同人文的坑,却发现什么也写不了。思绪断裂,就连原创文也是一时气急开的。

觉得心里很难受吧,看着逗比一样的文字。

说实话,昨天去补习的时候,被吐槽画得还没小学的时候好看。然后固执的拿现在的画给她看,然后还是被说很难看。

然后,我真的玻璃心了。连画笔都拿不动。

有些时候被夸好看了,我真的激动地连画好几副。

但,有些时候也要接受自己是渣这种设定。就像早上起来刚被帖子里一个妹子回帖文触,然后下午就被要求去讲话什么的。说来还真是讽刺,那次我根本就没考好,只是因为语文偶然考了一下第一名。而且,当时根本就没被老师察觉到。

本来要去讲话的是第二名来着,不过...

都像光影般重现by蓝白

  •    斑驳杂乱的声音浮现在伊奈帆的脑内,窗外细雨连绵,空气中带着凉意。敲了敲头,试图清醒却仿佛跌入了更多的混沌之中。
      伊奈帆站了起来,义眼与神经连接的部分骤然疼痛起来,深深地透入骨髓。的确很疼,但是却牵动不了更多的情绪触动。像什么都未发生般继续着自己要做的事,将义眼用眼罩遮蔽住,打开门柜取出安眠药倒出,放在手心,然后又动作缓慢地倒水把药吞下。转身打算坐回椅子上,而某刻间恍然出现的肢体不协调促使下身未跟上动作,重重地向后倒去。身体上各处都传来了痛楚,就像是落入水滴的泉潭全都微微泛起了涟漪。
      贴着冰冷的地面,思维似乎也变得像冷石般。但更多的,体现在伊奈帆身上...

为你,千千万万遍

文案:(随便当个序言看好了)
无论多少次,优一郎都不会忘记。米迦最后看着自己的表情,非常欣慰的像是说着:“小优,能够逃走真好。”
还真残酷,如果那时候自己能够稍微和米迦一起想办法就好了。两个人的话,或许结局会改变。
可,没有如果。自己只是看着混淆自我认知的漫画,然后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不过,现在的话,至少还是有机会的吧?因为米迦,还活着不是么?
还活着的。只要想到这一点,优一郎对米迦的罪恶似乎就能减轻,似乎除了无尽的怨恨外还有了别的东西。
“所以,米迦,你又救了我呢?”头埋在膝盖上,仿佛叹息般。
———

(一)
虚实交错的黯淡视线中,米迦金色的短发从眼中恍然飘过。优一郎看到了米迦轻抿起嘴角,笑靥如同夏花。
“...

【原创】喰种童话《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痴汉》

童话系列:
《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痴汉》
出演列表:
白雪公主(唯一的正经人)——金木研
七个小矮人(七个小痴汉)——月山
皇后(蛇精病)——神代利世
猎人(正义?)——亚门
王子(恋尸癖)——???
魔镜(真相帝/剧透狂魔)——董香

(一) 听说是个久远的故事
很久很以前,在一个古老的王国中住着国王和王后,可是由于国王早年于酒色中度过,亏空了身体。故,得了各种隐藏天赋,例如不孕不育之类的。于是,为了有一个孩子,于是他们如此诚心地乞求:“上帝啊,我们都是好人,所以给我一个孩子吧?”
于是上帝SAMA出现在了他们眼前,然后抠了抠鼻,一脸高贵冷艳:“鱼唇的人类啊,快跪下来舔脚!”
我X,这是哪里来的中二神?你以为我...

纵使天堂陨落

如果天堂真的存在的话,你是否会存在哪里呢?
一如往日,丝毫没有改变的蔚蓝的天空。
清风吹动起来掠起少年白色的发丝,少年转过身看着背后的少女,笑容如同少女的记忆般灿若星河。
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董香,我啊,绝对不能停下。”少年的笑容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他抱着头竭力控制着颤抖的身躯。
而站在他身旁,近在咫尺的少女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她只是或者说只能站在那里,紧咬着唇被名为“弱小”的绝望所折磨。
就算只有一点也好,无论如何都想传达给那个白痴——已经不用再前进了,已经可以停下了。但是,在梦中的话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可是,如果不在梦中的话,连你的身影也看不见。少女悲伤地想着,泪水渐渐浸湿了眼眸。
冰冷的,苦涩的泪水拉着...

【原创】无可救药(金木医生 病人月山 温馨 治愈 完结)

(一)
一如常日,金木研医生也同样坐在诊室等着病人。
比起医生的话,或许在某些方面更适合成为一个作家。但,比起空执着笔,他更倾向于能够实际地去帮助别人。非常简单,也同样有些幼稚的想法。
没过多久,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紫发高大的男子,友好地向金木研笑了笑,然后坐在了金木研的对面。
“月山先生,稍微感觉如何?”金木研翻阅了一下病历,虽然像月山这样的人应该记忆深刻,但还是再次核查了一遍。月山的话,大概是从几天前来的,之前的支气管炎未能痊愈所以再次伴随着感冒复发了。
“金木医生......”月山的感冒并未痊愈,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但即便如此也是很好听的声音。
“嗓子是不疼了。”月山说着,然后不可抑制地咳了几...

【随笔】2015.11.30


或许,这样会让人觉得有些野心大,目的不纯之类的。

可我,想找到自己正确或者说想要达成的正确目标。

所以,无论是写文还是撸画,我都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包括学着和他人交往也是同样的。

最终都只是为了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然后被人所铭记。

嘛,又在说些不明觉厉的事情了。不过不说出来的话,又觉得很难过。

我果然是个非常随性的人。

这周开了家长会,班主任要求每科的第一都要去讲学习方法之类的。然后这次我总名次排的很后面,直接被遗忘了。说没心理负担绝对是骗人的,虽然最后还是被逮住上去讲话什么的,但还是觉得莫大的讽刺。

丝毫没有成就感这种东西,只是觉得非常非常的讽刺,很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感觉。基本上...

【东京食尸鬼同人】等待(第一人称,两个视角,研香)

(一)

ich warte lange Zeit auf deine Rückkehr

我一直在这 守候你归来

-----------------------------------

诺言那种东西很难实现的吧?所以父亲到最后也未回来,可是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回来的。

“董香,你在想什么啊?”在我发呆之际,我的挚友询问着,“有什么事的话告诉我吧!”挚友亲切地笑着,可我却无法接受这份善意,我是无法告诉她真相的。

“没什么,只是有点期待放假之类的事,毕竟快要到暑假了。”我惯性地挤出温和的微笑。

“诶,我也是这样期待着的。超级想看泳装的董香!”挚友笑...

【东京食尸鬼同人】执念(月金,BE)

(一)

如果说,以自己的故事来写一篇小说,那么一定会是满满的悲剧吧?如果,自己还是主角的话,说不定最后会为了大家而燃烧生命,然后精神永存什么的。

但这一切都是现实,只是一昧地埋在自己的世界里逃避现实,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就像壁虎说的啊,“两边都顾及的话,会失去所有的东西。”

世界可是很残酷的,要想保护什么就必须得舍弃什么。或许,自己早就坏掉了吧?

“真的是没办法了啊。”

身体上精神上都一直备受折磨,在崩溃的边缘中。早已失去焦距的眼中只是无力地映照着天花板,黑发也早已变成了白发,无力地垂着。

金木研,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

“要从无办法中找办法,便只好不择手段。”(1)金木研嘶哑...

【东京食尸鬼同人】 虚设的囚笼(月金向,BE)

(一)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山渐渐变得很奇怪了,总是在梦里反复重复着同一个梦。
他梦见有一天金木君离开了他,无论在怎么苦苦哀求,金木君都会不来了。然后他觉得很难过,连带觉得在这个没有金木君的空间里什么都是无趣的。
即使是难得一见的美食,也无法引起他一丝一毫的兴趣。
对于自己而言,金木君到底是什么呢?美食?挚友?仰慕对象?
不,都不是。金木君是无法代替的对象,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对象。
心中所蕴含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友谊,甚至是所谓的爱。
爱的越深,便更加的惶恐不安,就像<暴风雨>中一般。
所以这样日渐崩坏的我,是否注定了我永远得不到你?

在不经意间,...

© 自迩自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