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逸真】不负黄粱part7(伪快穿 be 互相伤害文)

 part7
  江湖间,客栈常是情报汇集处。
  而离这此武林大会霜城最近的一家客栈里,更是热闹。
  “嘿,你可知最近霜城可热闹了。”店小二向着来的客观介绍着,“武林大会三日后便会召开。”
  “听说那魔教教主也回来。”
  “诶,别说什么魔教,那现在是圣教。”某个说书人拍着桌子打断了之前那人的话。
  “此话怎讲?”一白衣俊朗公子问着,他腰间挂了一把剑。而同行的粉衣女子,娇俏可人,腰间藏着一把匕首。
  “哼,还有什么好讲的。”粉衣女子嘟着嘴不满地说着,“那就是个恶魔、人渣!要不是爹爹非要来武林大会,我才不来呢!”
  “苓儿,别闹。”白衣男子捂住了女子的嘴,女子不满地挣扎着。
  “庭君……哥哥……”
  “抱歉,家妹失礼了。”
  “庭君……嗯……我看大侠你生的俊朗,又穿白衣,而之前进来时脚步稳健,下盘扎实。”说书人敲着桌子分析着,“莫非,你是霜城的少主白庭君,而那位姑娘则是易茯苓。”最后说出身份时,刻意压低了声音。
  “阁下是何人?”白庭君握住了剑柄,不着痕迹地把易茯苓护在身后。
  “在下……嘛……”说书人抽出一把扇子摇了摇,此时白庭君才真正注意到说书人的长相。
  说书人面相偏女气了些,身材也相对纤细,仔细看看得出是女扮男装。
  “我认得你。”易茯苓注意到说书人后,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般,“前些日子,我在南羽郡时看见过你,你是小雪。你不是风天逸的仆人么?怎么会……”
  “呵,姑娘说笑了。在下是雪家的雪飞霜。”雪飞霜冷淡地回绝着。
  “可是……”就在易茯苓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客栈外来了一行不凡的人。
  一辆华贵的马车渐渐驶来,有两人拉着马车,两人骑马走在前面。
  马车在客栈前停了下来,率先下来的是一个身穿藏蓝暗纹的俊美男子,他将手伸向车内扶着另一位身穿同款的书生气质的清秀男子下来。
  “风……天逸……”易茯苓张大了嘴,有些惊讶。
  而风天逸却似毫无察觉般,牵着羽还真走了进来。
  而羽还真则看到了易茯苓,也看到了在她旁边的雪飞霜。
  姐姐,怎么会在这里?不对,那不是姐姐。
  “小二,我要一间上房。”风天逸向着小二扔出银票,向后面的四人吩咐着,“你们就自己安排吧,别让闲杂人等进来。”故意加重的“闲杂人等”意指易茯苓一行人。
  “闲杂人等?风天逸你给我站住!你什么意思啊!”
  “等等,天逸,我们这么久没见,不应该叙旧么?”雪飞霜上前拉住了风天逸,同时也看着一旁的羽还真,“还真,我们也好久没见了。”说着,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羽还真被那笑容勾起了回忆,虽然他一直叫雪飞霜姐姐。也是唯一的姐姐。
  但谁都比他清楚,这唯一对自己好的姐姐其实也只是在他被欺负时随意救了几次罢了。
  在原本的世界里,雪飞霜只对羽还真这样温和地笑过一次。
  而那一次,她拿走了风天逸赠予的发饰。
  所以,这次姐姐又想拿走什么呢?羽还真不自觉想着。
  ……………………
       所以(* ̄m ̄)
       快来夸我勤奋更新啦。
       快来表扬我啦啦啦。

评论(9)
热度(12)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