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劫数》架空设定。真逸注目
  楔子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劫数。
    part1
  喧哗声遁入门帘,觥筹交错,含笑的眉眼在脑海中如浮光掠影般。
  红纱帷幕,扰乱了视线。
  暧昧的烛光微润妓子的眉梢,粉黛装点下美艳绝伦。
  衣着华丽的黄衣男子蒙着双眼,追寻着四处逃散的妓。调笑声麻木了他的耳朵,暧昧的气息遮蔽了他的心。
  他本应是这天下最显赫之人,却只能困居于此。
  可笑可笑啊……
  不过这也是应该的……
  “人作孽,不可恕。”
  他喃喃着,遮住眼睛的带子滑落了下来。
  露出一双蔚蓝的眼眸,这是帝皇风家皇室的标志。但,出现在如同“纨绔子弟”般的人身上还真是讽刺。
  “皇上,这可不行啊。”
  “我们说好的要蒙眼不是么?”
  女子的调笑声混合着四周一开一合的朱唇,挥舞的衣袖晃去了视线。
  “姓风的,你好大的胆子。”在昏乱中,传来冷漠的腔调。
  “雪还真大人,我们这就告辞。”
  女子们看着不速之客,便立马作飞鸟散去,徒留下男子。
  “羽还真……”男子靠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来人,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微颤。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男子轻舔着羽还真的耳朵,“以前可是很温柔的。”俊美的脸上带着怀念的神色,目光似乎跌撞到了过去。
  过去的羽还真是绝不会冷淡着一张脸的,而且只要对他好那么一点点就足以得到他的真心。
  “故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雪还真。”羽还真用冷淡的声音回应着,“风天逸,你好歹也该是皇帝,白日宣淫……呵,做得好啊?””
  “皇帝?普天之下谁不知道雪家挟天子以令诸侯啊?”风天逸一口咬在了羽还真的脖子上,口腔里的铁锈味还未来得及回味便被压在了床上,双腿被分开。
  “你……想干嘛?”
  “你说呢?”羽还真阴沉着脸,直接咔嚓一声卸下了风天逸的胳膊。
  “啊啊……啊……”
  “你这个疯子……”风天逸拼命挣扎着身子,却反被对方解开了衣服。
  羽还真用带着机关手套的右手抚摸着风天逸的脸,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就好像过去一样。
  而风天逸却觉得莫名恐惧。
  “你当初也喜欢捏我脸。”羽还真似乎想着什么事情,用手捏了捏风天逸的脸。
  然后捏住了风天逸的脖子
  “第一次是初次和我见面。”
  “第二次是因为易茯苓的原因。”
  “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你把我送给当初的摄政王。”
 每说一句,手下的力气便大一分。
  最后直接快无法呼吸,手套上冰冷的金属挤压着血管,直接疼入心底。
  风天逸清楚地看见了羽还真脸上渐渐变得痛苦的表情。
  他想抬手捏捏那张快要哭的脸,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我大概是错了吧?他想着。但,如果明知结局再重来,他也会再次选择这条路。最多,只会完善一下计划漏洞。
  所以,最可悲的不是不能重来, 而是即便重来也注定要重蹈覆辙。
  羽还真……你何必呢?他合上眼,自暴自弃地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18)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