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同人文【不负黄粱】
(伪快穿设定,脑洞文,互相伤害文。)
逸真cp
part1-6
  part1
  马车车帘惊掠起大片血色,暗纹在浸染下妖艳地燃烧起来。
  约莫十四岁左右的羽还真蜷缩在角落里,一颗头埋在衣袖间。头发乱糟糟的,脸色发白。
  羽还真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卷入暗杀,从未想过会见到这么多的血。
  这么多的血。
  就好似被生生推进血池一样。
  渐渐的,外面的刀光剑影散了。有序的马蹄声从外面传来。
  羽还真好奇地想看看究竟如何,但还是没有力气去做。
  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莫名的恐惧抽干了全身。
  突然间车帘间探入一只手,试图拉开这帘子。
  羽还真身体抖了抖,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谁来救救我,救救我。谁都好……羽还真自暴自弃地哭了出来,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哟,这里还有一个胆小鬼。”在拉开的帘子外站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黑发垂下两缕在胸前,后面随意扎着。头上别着羽族的金色发饰。
  脸色溅了点点血珠,却丝毫未改那副含笑的神色。反而为那张美得不似等闲羽族的容颜平添几分妖异。
  一时间,羽还真抬起了头,便被那张脸给迷惑了。
  连害怕也选择性遗忘,怔怔地看着对方。
  “来人,给我拖出来。”少年吩咐着,打断了羽还真。
  “是,羽皇殿下。”
  身后的暗卫一步上前将羽还真拉了出来,跪在草地上 。
  羽皇?羽皇风天逸?羽还真睁大地看着对方,无辜的眼睛掩不住惊讶的神色。
  这倒是逗乐了风天逸,身边有太多两面三刀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个傻逼把什么都写在脸上。
  这么弱,如果放在自己的位子上不知道要被玩死多少次。
  不过就算不在,也好不到那里去。风天逸想起之前换道时看见了羽还真与自己相似的马车时,立马施法让羽还真的马车改道走了自己原本要走的路。
  果不其然就引出了一堆暗杀的人。唉,看这飞来横祸吧!
  风天逸蹲了下来与对方平视,用手想拍拍对方白嫩的脸,结果却因触感太苏爽而变成了捏。
  “疼……羽皇……”之前哭过的眼睛瞬间染上一层雾气,羽还真委屈地看着风天逸。
  委屈的小表情让风天逸想起了某天私服出访时预见恶霸欺压小姑娘时,小姑娘那楚楚可怜的表情。
  莫名有些怜惜。虽然人蠢了点,但好歹也帮了我,而且脸的手感也不错。既然如此就勉为其难的护他回家好了。
  嗯,就是这样。我果然是一个体恤百姓的好皇帝。
  不过这头发有点乱来着。风天逸想着,伸手就把自己头上的发饰摘了下来。
  用空闲的手顺了顺羽还真的毛,然后把发饰戴了上去。
  “这个奖励给你,压压惊。”
  “谢谢,羽皇。”羽还真愣了愣,连忙低头道谢。
  脸上,头皮处神经传来的暖意侵袭了受惊的羽还真。第一次,他意识到羽皇的存在是如此的生动。
  “哼。”风天逸轻哼出声,似是不在意地起身离去,但转身嘴角掠起的幅度却出卖了他。
  单薄的背影,一袭白衣,美似画中人。羽还真不禁感叹着,右手按住了头上的发饰,指尖处传来了对方的余温。
     一见钟情?羽还真忐忑地想着。一面暗笑着自己的痴心妄想,一面又忍不住去奢望。
  羽还真出身贫贱,资质平庸除却机关之术外一窍不通,。向来是被瞧不起的存在。除却家里人,从未被如此温和以待。
  何况对方一开始便以天人之姿救了自己,救命之恩岂敢忘却?
  一时间被各种感情冲击下,羽还真便误以为是爱上了。对,爱上了身为男子的羽皇。
  直到后来,羽还真才明白这世间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所有的爱意是随着相处堆积而来的。
  毕竟相见时带来的一面之见,怎可囊括一辈子。
  可是,当时他不明白。也不打算明白。他只是认命地接受了,以至后来为了掩藏自己的龌龊而甘愿当风天逸的一条狗。
  越陷越深,一门心思地扑上那黄粱美梦。
  
  
  
  
  part2
  几年后,羽还真进入了星辰阁。在队伍末尾间里,一眼看见了站在前方的风天逸。
  许久不见,愈加俊美。只是,风天逸并未认出自己。
  蓦然有些神伤,不过也在意料之中。但,只要加入箐英会就好了吧?不仅能够光耀门楣,也能与其并肩。
  羽还真天真地憧憬着未来,殊不知自己并不是那块料。
  当扛着原木一次次倒在地上,半途失败时。那颗心也随着排名一起跌落尘埃。
  “停下——”终于有一次,听到了梦寐以求的声音。
  随即便被拖到了风天逸的跟前,与梦中一般无二的脸。
  他曾在梦中模糊地遇见自己成了一缠绵。
  “你为何想加入箐英会?”
  梦中缠绵的影子与风天逸含笑的脸所重合,一时羽还真脱口而出道:“我仰慕羽皇的风采。”懊悔之际却又奢望着某些回应。或许能够被认出吧?
  “骗人,拖出去。”冷漠的语气撼动着羽还真的奢望。
  果然“贵人多忘事。”,羽还真自嘲地笑着自己的天真。
  脸上随即换上另一副焦急的样子,挣扎着想要摆开拖走他的人的束缚。
  “我羽家已经败落,只能靠我了。”
  “喔……”风天逸靠近了羽还真,用手捏起了羽还真的下巴,“羽皇的机会可不是轻易给的。”
  霸道自信的语气依旧如故。威胁的同时又引诱人驻足前望,求而不得。
  “我愿意为羽皇做任何事。”毫不犹豫地轻易说出了承诺,也许是之前荒诞的梦境扰乱心神;也许是前年初遇时的“一见钟情”;也许是真的为了光耀门楣。
  但无论哪一个,最后都势必通向对其的无限眷恋和不舍中,如同死结般搅在一起,难以割舍。
  “那我要你做下一件事,事成就让你加入。”风天逸嘴角轻翘,心情甚是开心,鬼使神差地摸了一把对方的脸。
  “手感挺好的。”在羽还真的惊愕下,风天逸继续调笑着。
  羽还真不自觉也跟着笑起来,他想到谁曾说过,你们都中了风天逸的毒了。
  对啊,或许真的是中毒了。不然怎会对当走狗这件事如此甘之如饴。
  后来,羽还真告别了羽皇,收拾好行囊,准备去坑了易茯苓。
  part3
  易茯苓一如既往傻傻的,是个很天真活泼的姑娘,不自觉让人亲近。
  天真直白的表明自己的目的固然是好,但也不该对谁都这么说。
  至少不应该是羽皇。
  “易姑娘,这是天空草。”不过是过期的。
  “嗯,谢谢。对了,你是?”易茯苓轻笑着,让人心生暖意。
  “我……不过是陛下的一条狗。”
  羽还真莫名地失神,在回想到之前与风天逸交易时对方眼中暗含的神色后。也许,这便是一场算计。
  给过期后会乱人神智的天空草,再带她闯进星辰阁内部。
  若是没查出帮凶还好,若是查出的话……
  那身为帮凶的自己,定会受到牵连,乃至逐出星辰阁。
  “怎么会呢?其实你们陛下挺好的啊,至少他帮了我。虽然,方法上……”易茯苓试图宽慰着,又似想到了什么羞红了脸,“嗯,占我便宜。”
  最后一句声音压低到微弱的地步,但羽还真还是听到了。
  “那,到时候再见。”转头掩去立马浮上脸的妒色,压抑不住地厌烦易茯苓含羞的神色。
  居然像个妒妇一样,恶不恶心啊!
  羽还真啊羽还真,你完了。羽还真在脑海中听见谁这么嘲讽着。
  对啊,好像真的完了。一手拍在脸上,逃也似地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人心情复杂时总是会遇见天公不作美,所以话本里才有那么多雨夜里孑然一身,黯然神伤的情景。
  在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的时候,羽还真真的觉得话本里果然并非空穴来风。
  雨水顺着额头滑落,沾染在睫毛间似是玉珠,模糊了视线。
  突然,头顶的雨停歇了。
  羽还真扭头,在模糊视线中看见了朝思暮想的那人。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笨,和刚见时没什么两样。”风天逸撑着油纸伞,嘲笑地看着羽还真。
  看着对方呆呆怔住的脸,以及氤氲的眼眸不由顿生好感。
  一时忍不住地伸出空闲的手捏住了羽还真的脸庞,指尖透过的冰冷与柔软的触感就像多年前救下他时一样。
  其实风天逸从未忘却过羽还真,乃至之后都一直暗中旁敲侧推地问着他的消息。不过,纵然是羽皇,也有颇多限制。父亲留下的烂摊子,绝非一日就可抛却的。
  所以他不能流露出对羽还真的特别,不能因此给他带来浩劫。
  明明,从第一次利用后便决意不再牵连,可人算不过天算,他终究还是要再次利用他。
  “这么冷,可别感冒坏了本皇的事。”疏离地放下手,拍了拍羽还真的头。
  看着那转瞬又失落的脸,风天逸咬了咬唇。
  不过是个棋子罢了,不过是个棋子。重复着话语,平定着一时翻动的感情。
  那,倘若真的只是棋子,为什么要如此小心的接近。你能够不掩饰地亲吻易茯苓,为什么又连直接的打听羽还真都做不到。
  世人道:羽皇年上轻狂,无所畏惧。
  可曾知你连小小的棋子都如此顾忌。
  住口,住口。风天逸一时烦躁地回绝着,否决着。
  控制不住扔下了伞,重重地砸在青石板地面上,伞骨破碎,戳破了伞面。
  “羽皇陛下,当真……”如此讨厌我?羽还真蹲下身来,捡起伞,“我定不会辜负陛下所托。”
  “当真?你当真明白就好。”拂袖掩去心中的躁动,风天逸就此转头离去。
  part4
  羽还真最后失落抱着伞骨回屋了。而雨越下越大,等到屋时基本上被从里到外洗涤了一遍。
  换了身衣服,直接合衣倒在床上。
  淋雨后除不掉的湿冷,伴着一阵阵不断涌上来的难言之感昏昏欲睡。
  蒙昧间,瞥见最初相遇时的惊艳。挣扎着伸手欲牵,却滑过了衣袂。
  “风……天逸!”羽还真身体一颤,惊“醒”了过来。
  破败的庙宇,外面仍细雨作响。而羽还真躺在地上,起身的同时身上的衣服也滑了下去。
  羸弱白皙的胸膛上带着点点暧昧的痕迹,腰间还搭了一只手。
  羽还真呼吸一窒,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羽皇?陛下……”干裂的唇上下开合,羽还真惊恐万分地向后退去。
  这是哪里?怎么会这样的莫名熟悉?羽还真慌神间瞥见放在火堆旁烘烤的外衫。鬼使神差地翻开衣兜,翻出了一个平安符。
  “金榜题名?”平安符上绣刻的并非是九州大陆的文字,但羽还真还是认出来了。
  脑海中随即这么生出了字的含义。
  “莫非,这里不是九州?”羽还真看着平安符小心翼翼地想着。
  “九州?那是哪里?”低哑的声音在羽还真耳畔想起,惊掠起全身的寒颤。
  比自己更高的体温从猝不及防的接触传来,后背被死死地抱住。
  声音的主人自然是羽还真再熟悉不过的人了。想也未想,便知道是风天逸。
  是同样的人么?
  “羽还真……”下巴被声音的主人粗暴地托起,视线相互对上。
  墨发散乱地披散着,比起羽皇的风天逸更加的年长,眉目间透着一股邪魅。眼眸也并非是蓝色,而只是人族的黑色。
  暗沉的眸子盯着羽还真,不满着羽还真的愣神。
  神情中的占有欲满满,和羽皇是不同的。
  某个想法飘了起来,也许这是场美梦。等等,梦?几乎当机的脑袋飞速运转,羽还真想到了之前荒诞的美梦。
  细节是什么来着?破庙,嗯,对,是在破庙。时间是在一个雨夜,然后人物是我和风天逸。
  事件是……是……羽还真涨红了脸,退去之前没适应的迟钝后,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尤其是某个难以启齿之处。
  “害羞了,嗯?”风天逸尾音轻哼着疑问,用手捏住了羽还真红起来的脸。心中想着不久前的翻云覆雨,内心简直酸爽。不过,在醒来前那阵头疼倒是挺烦的。差点以为是损耗过多,身体被掏空。
  不过,这脸还真是熟悉的手感熟悉的温暖。等等,我之前有摸过么?明明是第一次来着。
  算了,哪又何妨,把他圈养起来不就好了,到时候修个小密道直通我的院子,然后随叫随到。
    风天逸愉悦地想着,眼中的笑意渐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羽还真捂着脑袋想不明白问题的关键,若一切是梦是否又太真实。
  而且,这个风天逸除了眸色与年纪外其他的都与羽皇的风天逸相差无几。
  拼命想探求着原因的同时,脑中一篇混沌。像是要挤碎般无数信息挤进了大脑。
  视野再一次陷入黑暗,晕倒前他听见了风天逸的关切呼叫声。
  一遍一遍,急切的声音。
  如果还是在九州,我不在了的话,羽皇是否也会如此。
  嘛,这不过是个奢望罢了。
  羽还真自我吐槽着。
  彻底模糊了心神后,脑海中的一切又清晰了起来,他在某个奇怪的屏幕里看见了奇怪的文字。
  最奇怪的还是他自己能够看懂。
  属于标题的地方,写了什么“逸真”的东西。然后配了一张栩栩如生的羽皇的画像。
  文章内容大致是书生“羽还真”在破庙里遇见了自己的姐夫兼任魔教教主的“风天逸”,然后干柴烈火地滚做一团。
  共赴巫山云雨。
  到和自己很像,只是自己绝不会荒诞地选择这样。
  因为,自己只是陛下的一条狗不是么?只要这样就好了。
  而且虽然嫉妒姐姐,但那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对自己最好的人能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一起,不也是挺好的。
  也许换一个人来,对着这话本世界大概会淋漓尽致地享用一次。但羽还真要顾虑的太多,尤其是对于风天逸。
  他竭力平复下看到那些文字后心中荡起的波澜。一遍遍重复着,对自己说着:“羽还真,不是只要看着他就好了么?只要能待在身边就好。”
  一边说着,自我催眠着。那些多余的妄想似乎真的都被压下来,如若从不存在似的。
  但羽还真从不明白的是,感情是最复杂的,反复压抑只是暂时性的,它迟早会爆发。
  那时,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无论是爱还是别的。
  part5
  根据那个故事的进展,现在已经是结束了。
  故事里的“羽还真”就此离开,后来只提到“风天逸”似乎在醒来后命令人去追“羽还真”,还要解除婚约什么的。
  羽还真想想都觉得这个剧情简直荒谬,走接下来的剧情是不可能的。
  他只想回去。
  “那就醒来吧!”并非正常的声音,带着类似于机关咔嚓的感觉,尖细异常。
  眼前遁入的黑暗再次化作白光闪烁,晃花了眼眸。
  耳边的声音渐渐传来,马车轻轻颠簸着。身下似乎垫了许多毛裘,温和舒暖。
  身上还盖着毛茸茸的被子,腰间被一只手搂着,身体和谁紧密地靠在一起。
  朦胧的眼帘间映出了,车内的华贵,眼前人青丝如瀑,散乱于榻间,眉眼微闭。
  “你醒来?”对方挑挑眉,骤然醒了过来。
  羽还真一个激灵便彻底醒了过来,看着这张酷似羽皇风天逸的脸。试图用手推开,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如同被压制般。
  “你确定要直接拒绝?”那尖细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羽还真在心里说着。
  “接下来可是关系到后面的剧情的。”尖细的声音稍微缓和的一点,勉强偏女性了点。
  “剧情?”
  “是的,剧情。”声音缓和了些许却仍然带着不可忽视的冰冷气息,“这个世界是有一篇同人文所生成,但由于各方面设定不够详细所以导致后续剧情停止。所以需要主世界的人来走接下来的剧情。”
  “什么是‘主世界’?还有别的是?”
  “主世界是指所有的同人文所关联的初始世界,初始世界的人和物构成了同人世界。但同人世界根据创造者能力大小,会对主世界投射过来的人物进行扭曲。比如做出不符合主世界人的性格的事。”
  声音顿了顿,继续说着:“就好比你绝对不会自暴自弃地在破庙里和自己的姐夫苟合。”
  羽还真默默红了脸。
  而在声音开始长篇大论时,风天逸以及这个同人世界的时间被暂时静止了。
  “总之,我们需要你走剧情。走个大概就好。”
  “我拒绝。”
  “你确定?”声音突然刺耳起来,带着嘲弄的意味,“如果你帮我们走剧情。我们可以告诉你主世界的一部分发展剧情。”
  “……”
  “要知道接下来你姐姐可能会受危险,而风天逸……”声音继续扩大着筹码。
  “风天逸会怎么样?”羽还真一下子慌了神,脱口而出。
  他无法停止去想象如果风天逸出事情要怎么办?心中几乎被恐惧填满。
  “你答应么?”
  “好。”
  “那么,契约达成。羽还真,你可以叫我阿漠。”阿漠尖细的声音渐渐变得正常,是带着淡淡磁音的中性声音。
  “在这一次的剧情中,要求达成让风天逸参加武林大会,并破坏风天逸与易茯苓的相恋。”
  “我知道了。”羽还真回答着,话落,他眼前静止的一切又活动了起来。
  part6
  “姐夫……”羽还真想了想,最后选择了疏离的称谓。
  两人之间很近,几乎可以看见对方一瞬间阴沉的神色。
  “嘛,来日方长。”风天逸恢复了往日带笑的表情,放开了羽还真自己坐了起来。
  羽还真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换了一件与风天逸差不多的藏蓝色暗纹衣服,不过领口的深V还是依然熟悉地暗示存在感。
  “因为暂时没什么适合的,我看你和我身形相仿就给你换上我的衣服。”风天逸看出了羽还真惊讶的神情,开口解释道,“因为我修炼的内功青年时期会导致胸前心脏位置温度过高,所以这种领子便于散热。”
  风天逸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其实身为教主,弄套衣服能有多难。
  不过,能看到这样的风景还是不错的。风天逸不着痕迹地偷瞄了几下羽还真袒露的那片白皙的胸膛。可是,好想摸是怎么回事?
  “原来如此,谢谢了。”羽还真下意识地拉了拉领口,虽然马车内温意充足,但不是为何胸前一冷。
  “我们要去哪里?”
  “嗯,今年的科考已经耽误了。你不如和我一起去武林大会。”
  “好。”想起任务,羽还真立马答应了。
  “其实去武林大会挺好的,这次蜀中唐门的机枢也会来。”风天逸从羽还真的行李翻出了几本机枢的书,书上方正的批注倒是挺多的。这足以表明羽还真对机关之术的兴趣挺浓的。
  “机枢?”羽还真眼睛骤然一亮,想起了同人世界的人物是有主世界生成的。
  也就是说有机会能见到机枢前辈一面?看来也不算太糟。
  风天逸看着鱼儿上钩立马接着说道:“其实我看过你的批准,说实话在四书五经上你的造诣过于浅陋,相比之下你的天赋应该更多在于机关之术。”
  “所以,你不如放弃科举。转攻机关之术。”
  类似的话似乎在星辰阁也被长老这么说过,但普天之大,对于自己也只有星辰阁能够扬名立万。
  并且,只有在那里才能接近羽皇,不是吗?
  果然是衍生的人物,至少大体上都与自己一般。
  “像我这样的凡人,一生所求除了入仕还有什么?”羽还真无奈地笑笑,“我的身世你也知道的。”
  “我觉得你挺好的。”风天逸不常说安慰人的话,最后才憋出来几句,“不如,我养你?我给你提供材料,你只要研究就行。”
  羽还真微微一怔。此时风天逸的神色与他记忆中那个为他带上发饰的时候是同样的,眼里带着暖意。
  如果,羽皇的“风天逸”也是这样就好了。
  “谢谢……”羽还真听到自己小声地说着,不自觉笑了起来。
  而在风天逸的视角里,羽还真披散着青丝,眉眼柔和,嘴角含笑。
  十里春风,不如你。
  风天逸不知哪里来的习惯,从旁边的小抽屉里拿出一条发带,挽起那青丝束了个结。
  如果能一直笑就好了,你本来就应该这样的。
  风天逸这么在心里说着,语气熟练得就像认识对方很久似的。
  但,在风天逸过去的记忆里,他和羽还真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
   
  而此时的某个角落。
  
  那尖细的声音问着:“阿漠,你真狡猾。”
  “不过是等价交换罢了。”
  “呵,谁不知因为同人世界的剧烈动荡,主世界早就受影响了。剧情早就歪了,虽然到现在为止大体没歪。”
  “对啊,大体没歪不是么?”阿漠淡淡地说着,“不过,我没想到主世界的风天逸竟然跟着来了。不过还好是没记忆的。”
  “阿拉啊啦……还真混乱啊……”
  ………………………………
PS 每周至少会更新一章。
不会成为真坑的。
勤奋度根据催更情况定。
度娘ID:面瘫伊奈帆
最近沉迷lofter,所以大概可能不太想去管贴吧的更新了。
对,我就是这么一个熊孩子ヽ(・_・;)ノ
打我啊,不给你打。(ಡωಡ)
我可能要去撸一篇真逸,因为小真真太惨。所以请不要觉得我没节操→_→
  
  
  
  
  
  
  
  
  
  
  
  
  
  
  
  
  
  
  
  
  
  
  
  

评论(6)
热度(42)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Mo with suzaku 转载了此图片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