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为你,千千万万遍

文案:(随便当个序言看好了)
无论多少次,优一郎都不会忘记。米迦最后看着自己的表情,非常欣慰的像是说着:“小优,能够逃走真好。”
还真残酷,如果那时候自己能够稍微和米迦一起想办法就好了。两个人的话,或许结局会改变。
可,没有如果。自己只是看着混淆自我认知的漫画,然后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不过,现在的话,至少还是有机会的吧?因为米迦,还活着不是么?
还活着的。只要想到这一点,优一郎对米迦的罪恶似乎就能减轻,似乎除了无尽的怨恨外还有了别的东西。
“所以,米迦,你又救了我呢?”头埋在膝盖上,仿佛叹息般。
———

(一)
虚实交错的黯淡视线中,米迦金色的短发从眼中恍然飘过。优一郎看到了米迦轻抿起嘴角,笑靥如同夏花。
“小优。”对方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优一郎伸出双手想要大力抱住对方,最终却停留在了虚空。再往前的话,梦境就会醒来了。优一郎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用着自我安慰的言语说着:“很快,很快,就能救出米迦了。”总之,无论怎样,米迦还活着。
只要米迦还活着的话,就一定还有办法的。可是办法呢?优一郎质问着自己。
完全想不到,这便是答案了。令人难过的绝望。
作为人类的自己,作为吸血鬼的米迦。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小优,我们是家人。”第一次看见米迦的时候,米迦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强大以及温柔。即使是对着被称为怪物的自己也依旧伸出了双手,将自己拉了出来。
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拯救米迦的自己。真是弱小的可怜。
“米迦......”好像只要呼唤这个名字,心中的重压就会减轻一点。
“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不自觉间,泪水瞬间涌了上来,不受控制地倾泻了出来。
眼界的一片回归与清明,优一郎扭头看向了窗外,明亮的光线刺的眼睛有些疼。
“哼哼,果然还只是小鬼嘛!”嘲讽味十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优一郎警觉地坐了起来,转过了头,柊筱娅坐在床边,好看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脸。
“米迦,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柊筱娅学着优一郎的表情,做出了无比深情的样子说着。
“我,我哪里有那样。”优一郎立马回绝着,脸上浮现了不自然的红晕。
“现在的孩子还真是不够坦诚啊。”柊筱娅扶额,一脸大人看见熊孩子苦恼的表情,“明明之前还说要和大家成为家人之类的。”
家人......优一郎的神经被冻住了,迟缓地转移着视线。
“好吧,不开玩笑了。”柊筱娅恢复了正经的表情,用手弹了弹优一郎的额头。
“好疼......”优一郎如梦初醒般,捂住了额头。
“这样,清醒了么?从见到青梅竹马后就一直这样愁眉不展,精神恍惚的样子。”
“青梅竹马还活着,这种事不是应该高兴么?只要还活着的话,就还会有希望的。”
可是,希望很渺茫。完全看不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优一郎没有回话,场面就这样僵持着,而在空气都快要凝固的时候。优一郎开口了,或者说求饶了。
他用双手捂住了脸,低声说着:“柊筱娅,我该怎么办呢?我想要,救米迦。”
“即使,对方站在了你的对立面?”柊筱娅问着。
“对啊......”无论米迦变成什么样子,我也要救米迦。|优一郎开口着,视线与柊筱娅相交,眼中仍旧带着摇摆不定的迷惘,但“要拯救对方”的决心却是真真切切的。
“小优,一直这么顽固是会吃苦头的。”柊筱娅虽然用着拿你没办法的语气,但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一个人想办法的话是没办法的,所以让我们一起好了。”
“虽然看起来是毫无办法的事,但是有些事情是可以做到的,比如‘从吸血鬼手里把你的米迦夺回来。’”
优一郎眼中的迷惘渐渐消失,勉励做出了平时的表情。
“一定,要把米迦夺回来。”至少,这点是可以确定的。所以,米迦等着我。

(二) 
  像被狠狠重击般,头非常非常得疼。眼前的影子斑驳交错映入视线,暖色的光渐渐亮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呢?四周陌生的场景促使着优一郎发出了疑问。起身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身上月鬼军的衣服被换下,换成了很久之前在吸血鬼哪里的衣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好像自己被米迦打晕了吧?明明感觉自己变强了那么多,但是还是和很久之前的结局一样。不知道柊筱娅红莲他们还好么? 
  “小优,还是好好躺好休息。”门口传来了米迦担忧的声音,然后米迦就立马出现在优一郎的旁边,按住了优一郎的肩膀,半强迫性地向下压着小优。 
   肩上传来痛感,优一郎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米迦,疼。” 
   闻言,米迦脸色微变,放下了手。 
   “抱歉。”米迦低声说着,瞳中带着悲伤的色彩。 
   察觉到米迦的举动的优一郎,用手揉了揉头发,勉励地挤出了笑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像往常一样。 
   “也没那么疼啦,倒是米迦这样子真的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 
   优一郎的笑容有些耀眼,陡然间使自己忘记了某些事实。可忘却只是短暂的,米迦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看向对方颈间的视线。 
   对啊,别掩饰了。就是哪里哟,非常非常美味的东西。反正都是挚友,所以稍微来一点是没关系的吧?脑海中不住地浮现着恶魔的话语,身体出现了非常非常饥饿的感觉。 
   可是,绝对不能这么想。或者说绝对不行,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行。米迦知道的,对于自己,小优是绝对无法替代的存在。所以无论怎么样也好,绝对不能去伤害小优。 
   “米迦,米迦。”优一郎呼唤着米迦的名字,将米迦拉回了现实。 
   米迦抬起了头,对上了优一郎的眼眸,在优一郎的眼中清楚地映出了自己的影子。非常狼狈,就像是犯了毒瘾一样。不过,在某个方面这也算是毒了吧?而且,都一样地碰不得。 
   紧握着拳头,指尖抵着手心,一阵阵痛楚散开来。 
   “稍微走神了。” 
   “和我一起逃吧,两个人一起。”下定着决心,米迦再一次说了出来。万分期待的双眼中所映出的是优一郎迟疑的表情。 
   “为了这个,把我打晕了带到这里?” 
   “是的。” 
   “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因为和柊筱娅他们约定好了的,不能逃。 
   为什么?米迦几乎快要失控地说出来。但违心的,却将言语哽咽在喉中。 
   “我很狡猾的吧?不过我还有其他的家人,所以我做不到。” 
   米迦低埋着头,将手握得更紧。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道歉的言语,已经说不出来任何别的。 
   明明只是很久没见而已,却恍若隔世。无形之间,他们之间有了很多东西阻碍着。像玻璃墙壁一样,隔开了他们,明明能如此清晰地看见彼此,但却无法触碰。 
   小优改变了很多,而自己也是同样的。 
   但,就算是做坏孩子也无所谓。 
   “对不起,我啊,也不能让小优从我身边逃开。”将优一郎推倒在地上,用腿按住了优一郎,将头凑在优一郎的颈间,吮吸着香甜的气息。 
   “米迦,你......”颈间传来的热气,让优一郎后背有些发凉。身体被强行制住,无法动弹。 
   米迦张开了嘴,舔了舔优一郎,然后下了口。 
   痛楚以及失血的感觉交错在一起,优一郎的视线又模糊起来了。然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了脸上。还未细细察觉,便被拉入了黑暗。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去了。放开了优一郎,米迦低头轻吻着优一郎紧闭的眼角。 
   对不起,小优。 
--------------------- 
总之就是那啥,被米迦打昏关起来。 

(三)
  在此之后的几天里,优一郎没有再出过这里。而床头也有了锁链,束缚着优一郎。
  房间的布置很温馨,可是却无法驱散寒意。
  脑中不断回荡着那日的情景,倒不是什么害怕的情绪。反而,有着找到了同类的心喜,米迦和自己一样变成了怪物。不是一个人了。
  虽然现在的确有了更多的家人,可他们和米迦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这些问题无法回答。
  在这几天里,优一郎也做了很多的梦,回想了很多的事。比如最开始认识米迦的时候,以及最后逃走的时候,米迦看着自己的表情。
  对待非常不成熟的自己加倍地忍耐着,关心着。优一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或许是因为最近的食物中都被加了特别的东西,优一郎泛起了睡意,眼皮被灌了铅似的紧闭。
  呼吸开始平缓起来。
  然后,门便被推开了,米迦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将被子轻轻盖在了优一郎的身上,看着优一郎熟睡的脸庞,泛起了苦涩的笑容。
  “小优......”轻声地说着,指尖轻描着优一郎的眼角。好想和你在一起,米迦将头靠在优一郎的胸上。
  如果,一切和过去一样就好了。
  “原来,你在这里啊?”带着讽刺意味强烈的言语从米迦身后传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米迦抬起了头,沉下脸,将优一郎护在身后,“费里德,我是不会把小优交给你的。”
  “阿拉啦,还真是可怕的表情。”费里德微眯起了眼睛,“当然了,我也不想要你的公主殿下。”
  “哪里你来干什么?”
  “克鲁鲁让我来的,‘终结的炽天使’暴露了,上位真祖可非常生气。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你们的。”
  “你要把我和小优带回去么?”
  “才不是,我可是准备好马车的‘魔法师’,带上你的公主离开这里吧?”费里德笑着,然后指了指门外,“不过过了午夜魔法都会全部失效的。”所以抓紧时间离开吧?百夜米迦。
   米迦横抱起了优一郎向门外走去,临走前回望了一眼费里德。
   “为什么要帮助我?”
   “因为很期待啊,你会带来怎样的一场华美戏剧。”

 

(四)
  “小优,你醒了么?”
  “米迦,我们要去哪里?”优一郎揉了揉眼。一醒来,优一郎便坐在了车上,旁边坐着米迦。
  “小优,你不想回去么?”米迦看着前方的路,温和地说着。
  “怎么了,米迦。”看着这样的米迦,优一郎心中有了怪异的感觉。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啊,我送你回去,回到人类那边。”比起在这里,或许人类那边反而更安全,我太弱小了。手不自觉握紧了方向盘。
   “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米迦到底发生了什么?”
   米迦停下了车,然后解开安全带。用手轻轻地托起优一郎的脸,看着对方因紧张无措而微红的脸轻声笑了起来。
   “小优,你真好看。”
  “你,说什么啊!”优一郎撇过了头。
  米迦温柔地将优一郎的脸转了过来,轻轻地吻着优一郎的眼角。小优,我又要当坏孩子了,可是无论如何都想让你活下去。
   “小优,再睡一下吧?睡醒了的话,一切都会变好的。”
   可是,其实什么也变不回去。
   所以,至少,现在请怀揣着这样的愿望。我很快就会让小优回去的,然后那里会有人会代替我的存在吧?
   是上次的那个女孩子么?非常漂亮的美人吧?
   “米迦,米迦!”优一郎推开了米迦,脸上带着生气的表情。
   “你在说谎,而且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或者说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能够和你一起面对。”优一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像也是,小优也改变了不少。米迦咬咬唇,铁锈味在嘴中蔓延开来。米迦抬起了手摸着优一郎的头,看见了对方一闪而过的讶异神色。
   优一郎用右手抓住了那只手,丝丝凉意透过皮肤传入心中。吸血鬼的话,似乎体温会无限接近室温。
   今日,也非常的冷呐。
   “小优,你听我说好吗?”
   “好啊。”
   “你知道么?夏虫不可语冰。”无限美好的未来,我根本早已无从想象。脑海中积蓄的华丽辞藻,美好憧憬早已黯然失色。
   “所以我想选择最稳当的方法。请安睡,或者稍微休息一下好了。”米迦选择性无视了对方眼中恐惧的神色。
   随着米迦的话音,优一郎的眼皮便变得非常沉重,他拼命地试图要将眼睛睁开,眼中的恐惧强烈地跳动着。
   “不要不要......不要......”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了的。温热的液体从脸上滑落,滴落下来。难以言喻的悲伤,以及强烈的情绪哽咽在了喉中,倦意强烈的袭击着神经。
   最终,还是败下了阵来。

 

(五)
  重新睁开眼时,诚如米迦所言,优一郎回到了月鬼军。他躺在病床上,身旁是柊筱娅他们。
  然后在其他人的交流里,优一郎大概知道了某些事。
  出去巡游的月鬼军小队发现了某个吸血鬼贵族,然后立马报告给了上层,然后便联合其他小队解决了对方,甚至救下了要被进食的自己。
  简简单单,有些狗血的剧本就按照米迦的意愿展开了。然后自己便名正言顺地回到了月鬼军。
  而米迦也随之落幕。
  夏虫不可语冰,夏虫不可语冰......米迦的话回荡在优一郎的耳边。他想起了很久之前,曾经问过米迦一个问题。
  “米迦,‘夏虫不可语冰’是什么意思?”
  “夏天的虫子无法对它描述冰,因为它从未见过。”
  因为从未见过所谓的美好未来,也从未发生过幸福的事。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地选择最好的道路,不敢将东西押注在希望飘渺的东西上。
  故米迦选择了最好的道路。如果和小优一起回去的话,或许会引起猜忌,月鬼军中可是不乏仇恨吸血鬼的人。
  所以他演了一场戏,饰演了一定会被勇者打败的恶龙。
  然后公主会和勇者相亲相爱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这条恶龙也会被全部遗忘。
  很美好的结局,不是么?
 

后记:
  拖拖拉拉地把坑填完了,还好写了大纲所以没忘剧情。
  之前有一段时间都算高产,基本上下意识地非常非常快地撸文刷存在。但,现在打算把速度降下来,然后慢慢地写文。
  毕竟好歹也初三了,要把学习也抓在手里才行。
  最近,也开始和班上的同学开始交流起来,然后稍微有一点感觉还不错的样子。在人与人的交际中果然能够获得力量。
  闲话放在一边,这篇文的标题是取自《追风筝的人》中的。这本书挺好看的,被哈桑感动了。然后为何要设定亲眼这种东西的原因是:
  1:前不久在某处看到了亲眼是代表:我很爱你,但是不能和你在一起,要守护你之类的意思。
  2:因为本来想写耻度大一点的,结果发现这个就是极限了。
  总之,就是如此,谢谢观看。
   by头顶蓝白无畏青天
  ------------------------the end----------

 


评论(2)
热度(33)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