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原创】无可救药(金木医生 病人月山 温馨 治愈 完结)

(一)
一如常日,金木研医生也同样坐在诊室等着病人。
比起医生的话,或许在某些方面更适合成为一个作家。但,比起空执着笔,他更倾向于能够实际地去帮助别人。非常简单,也同样有些幼稚的想法。
没过多久,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紫发高大的男子,友好地向金木研笑了笑,然后坐在了金木研的对面。
“月山先生,稍微感觉如何?”金木研翻阅了一下病历,虽然像月山这样的人应该记忆深刻,但还是再次核查了一遍。月山的话,大概是从几天前来的,之前的支气管炎未能痊愈所以再次伴随着感冒复发了。
“金木医生......”月山的感冒并未痊愈,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但即便如此也是很好听的声音。
“嗓子是不疼了。”月山说着,然后不可抑制地咳了几声。
“那,坐过来。”
月山做了过去,然后金木研拿出听诊器开始检查。冰凉的听诊器贴在月山的皮肤上,月山莫名有些怪异的情绪闪现。他装作不经意地看向金木研,因为身高的关系,或者说因为对方有些许童稚的脸庞。恍惚间,月山产生了一种娇小纤细的即视感。
“月山先生,请放松。”金木研抬起头看向对方,露出和善的笑容。
“抱歉。”
“问题已经不大了。”金木研收回听诊器,然后开始写处方单。然后将单子递给了月山说:“不过还是要输几天的液。”
月山接过单子,然后有些遗憾地把一直关注的视线收了回去,起身去拿药。
开门时,月山转了过来,借着月光月山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的笑容。
“金木医生的医术真的很好,而对比之下我觉得比起医术金木医生的人格魅力更高。”
“每次与你的交谈都很愉快,只是时光短暂。”
还,还真是奇怪的病人。金木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整理桌上的资料。然后松了一口气般,头往后仰,靠在了椅子上。
用手遮住有些刺眼的光线,然后闭上了双眼,手垂了下来。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期待着对方的到来不是么?不然的话也不会特意换班到夜班。

看来,自己也病了?不是么?

(二)
没过多久,金木研的思绪便被打断了。
“金木医生!”护士有些着急地跑了过来,“那个,壁虎病人有些......”
“静下来,带我去看看。”金木拿起了病历。壁虎是之前入院的,是青铜树公司的一名员工,生活待遇还算不错。基本上是个非常幸福的人,直到某天被检查出来是肺癌。然后一切就改变了,无论是性格上还是其他的。
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不可否定的是被病痛所缠绕的人们和被恶魔缠绕是差不多的。极少人能够从“绝症”这类词汇中解脱出来。
而随后展现在金木面前的依旧是似曾相识的场景,躺在病床上的壁虎,眼窝深陷,身上有着浓重的化不开的阴影。
“救救.....我......”勉励地挤出这样的话语,而当在看到金木研的时候,浑浊的双眼瞬间明亮了起来,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是金木啊......”
声音很小,然后金木研走近了过去。
突然,壁虎像是又回到了过去一样的健康有力,突然从床上起来,向金木研扑了过去。将对方按在地上,脸靠近对方,狰狞着了脸说着:“都是你的错啊......我之所以如此......都是你的错啊......”
然后伸手掐住了金木研的脖子,金木研奋力地挣扎着却不能撼动对方,只是徒看着胸中的空气被一点一点地抽空,思绪渐渐飘到了很远。
耳边护士的惊叫声也渐渐模糊掉了,然后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随机身上的壁虎被弄开,头撞击在柜子的一角,昏了过去。
然后仿佛是溺水又被救过来一样,金木研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脸色微微泛起潮红。随后自己被谁抱了起来,金木研奋力睁开了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明亮的紫色,以及对方带着担忧的表情。
“月山......”
“好好休息一下吧,金木君。”带着鼻音的声音传入耳中,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金木渐渐沉醉其中。

(三)
再次醒来的时候,金木研是躺在病床上,床边紫发的男子趴在床边便睡去了,眼边微微带着黑眼圈。而他的一只手背上,被针扎的地方泛起了青色。
是因为来救我的缘故么?金木研看着那片青色沉思着。
此时,似乎察觉到什么,月山醒了过来,然后看着金木研说着:“早上好,金木君。”
“早上好。”金木研回答着,“不过月山先生输液的针如果拔出来后不好好按着的话,会肿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就只想着金木君。”
“稍微,关心下自己。我,可是医生。”
“可是‘医者不能自医’不是么?”说着这话时,月山的鼻音也没有了。
“话说的是没错,说到底昨天也的确是我的错。”如果,我能够再努力就好了,这样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金木研埋着头。
月山站了起来,靠近金木研,抱住了对方。温和地轻声说着:“没有啊,至始至终金木君都没有做错。只不过,有些事情是无法挽回的。”
“金木君,太过温柔了。所以要试着学会舍弃一些东西,可是这样的话金木君会更加痛苦吧?所以,请让我与你分担一切,无论是悲伤也好,欢乐也罢。”
“我啊,想作为金木君的剑。等到了非要舍弃某物不可的时候,就由我来替你承担一切选择后的痛苦。”
金木伸手抚上对方的额头,笑着说:“月山,你病了。”病的非常严重,和我一样的病。
月山抓住了对方的手,亲吻着。
“还是无药可救的那种。”月山笑着,带着魅惑的笑,“所以,请治愈我好了,金木医生。”
“月山听过一个故事么?”金木研并未抽回手,“一个狐狸和王子的故事。”
“对我而言,在此之前的月山和千千万万的人们是没有差别的。”金木研凑近对方,直视着对方的双眼,“但现在,月山对我而言是独一无二的月山。”
顺水推舟,月山轻吻了对方一下,然后在对方略微惊愕的神情下,回答着:“金木君对我而言也是同样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我啊,好像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
暖阳轻轻投入房间内,冰凉的病房骤然变得温暖起来。

后记:
不知为何,终有一天在下也有机会打下温馨治愈之类的词。
从国庆开始就一直持续的病也渐渐好了起来,文中的月山所得的病其实是在下的真实写照。不过考据党还是小小的忽视一下BUG之类的东西。
最近的话,还是发生了很多很多悲伤的事,比如月考。所以我就不得不写个文来治愈一下自己。
最后大概这篇文会作为我写的月金文系列的最后的总结。而在末尾月山的表白其实在某方面也是我所设想的金木研未能崩溃的最好结局设想。
金木研真的是个非常温柔的人,有点贴合卫宫士狼。不过这也算是预示着终会有一日崩溃黑化吧?所以出于私心,我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一个能够帮助他,与他同行,相互分担的人,就像革命机里的晴人和工口工口腐一样。
从暑假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撸食尸鬼的同人。有时候翻着自己以前的文,然后会傻笑出声。恩恩,我也进步了。
虽然直至现在,我也仍旧是小透明。不过还是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每一条评论都觉得非常温暖人心。所以,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
By头顶蓝白无畏青天
------------------the end---------------


评论(1)
热度(12)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