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东京食尸鬼同人】等待(第一人称,两个视角,研香)


(一)

ich warte lange Zeit auf deine Rückkehr

我一直在这 守候你归来

-----------------------------------

诺言那种东西很难实现的吧?所以父亲到最后也未回来,可是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回来的。

“董香,你在想什么啊?”在我发呆之际,我的挚友询问着,“有什么事的话告诉我吧!”挚友亲切地笑着,可我却无法接受这份善意,我是无法告诉她真相的。

“没什么,只是有点期待放假之类的事,毕竟快要到暑假了。”我惯性地挤出温和的微笑。

“诶,我也是这样期待着的。超级想看泳装的董香!”挚友笑着欢呼起来,而我却避开了她的视线望向了别处。

“董香你到底在想着什么啊,最近好像一直都不怎么精神的样子。”

“一个白痴的事。”我回答着,下意识地加重了语气。

“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董香应该很喜欢那个家伙吧?不然就不会一直想着了。”

大概是如此吧?那个家伙太笨了,说着什么“董香你要考大学”之类的事,就把我排除在外。可是,也没办法啊,毕竟我太弱小了。

那么,既然无法追赶上你的话,我就老老实实的等待好了。真是没办法啊。


(二)

It might be just like a bird in the cage

仿佛是笼中之鸟一般

I need you to be stronger than anyone


“金木君,你这样子是做不到任何事情的。”我的记忆所捏造出来的神代利世如此说着。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去伤害他人啊。我不想让我自己变成那样的人。

“真是温柔哪。”神代利世笑着,透过她的眼眸我能依稀看见自己的身影,糟糕透了的身影。

真的好狼狈啊,我仰起头看向天花板,思绪飘到很远。要是是董香知道的话,一定会大骂我是笨蛋之类的。然后无可奈何地义无反顾地来帮助我吧?可是······

“会死的,绝对会。”神代利世笑着,“壁虎一定会像对待你一样对待董香。”

突然间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起来,好像叫嚣般说着:“只有那个不可以!”绝对不能连累董香,无论如何都不能,已经不能在添麻烦了。

“有些时候必定要舍弃掉什么,无法舍弃的话什么都会失去的。”神代利世凑到我的耳边,如同梦魇般说出了一只掩藏于心的事实。

舍弃?

这时我听到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是壁虎。

“毕竟我也是青铜树的一员,所以必须得去战斗啊,没关系的我会把金木君全部吃掉的。”即使透过面具依然能够看得到那诡异的笑容,壁虎板着手指,“然后再把你的同伴杀掉。”

还真的是恐吓一般的宣言啊,是让我要怀着痛苦死去么?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不过,也好想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特别地想笑。

“对了,你的同伴中似乎有一个叫董香的吧?”壁虎看着不奏效,又开始了新的威胁。

我的视野中很模糊,可是却在提到“董香”时鲜明了起来。只有董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必须得去救董香才行。

“那么,就去舍弃掉一些东西来换取好了。”利世小姐在我耳边这样说着。

“对谁都温柔的话,是会失去很多的。有些东西就应该舍弃掉啊,无论是人类还是喰种,大家都是非常劣性根的东西。一旦遇上绝境的话,就会像《罗生门》一样。为无可为之事不择手段。”

所以,已经不能在逃避了,我必须变得比任何人都强。

“接受我吧!”利世小姐向我伸出手,就像是和恶魔交易一样。

“我要超越利世小姐!”我这样说着,同时也如释重负般摘下了伪善者的面具。


(三)

erinnerst du dich noch?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in Wort, das du mir gegeben hast?

你还记得当初对我说的话吗?

erinnerst du dich noch?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n Tag Andem du mir...?

你还记得那一天的你吗?

-----------------------------------

或许是为了追随那个家伙的步伐吧?我还是决定去了上井大学,却在意料中碰见了那家伙的朋友永近。

“那个·······抱歉,请问现在还是没有找到金木先生么?”即使知道这种事问了也不会有答案,可是还是不自觉地问了出来。

永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我尝试着转移了话题。

“金木先生之前是个怎样的人啊?”

“休息时间也好,反正一有空就开始看书,为此还被别人捉弄过。但不管怎么样被捉弄都总是摆出一副困扰不已的笑脸。不过,当他母亲去世后就有点不一样了,很孤单的感觉吧?”

“金木先生没有亲人了么?”

“双亲都死了,不过后面意外的是那个家伙居然去演了舞台剧,出乎意外的演技很好。”永近顿了一顿继续说着,“或许是这个原因吧,他仿佛带着假面在扮演着什么。有些时候就会因此背负太多,然后想着自己一个人离开。”

“不过他多半躲在某个地方看书吧!”我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就算不曾见面,他也一定平安的活着吧!”

还真的是,意外的像个白痴啊,金木研。我不经意想起了之前的道别,或许等待什么的已经不再适用了。面对这个白痴就应该好好抓住,然后暴打一顿他才会认错。

“对了,董香你知道金木有一个习惯么?”

“习惯?”

“那家伙如果说要想隐瞒什么的话就会像这样摸摸下巴。”永近摸着自己的下巴说着,“不过要保密喔,等他回来的时候要全部问清楚。”

我埋下头。那是,当然的了,一定会全部都问清楚的。

不过话虽说如此,可当正式见到那个家伙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虽然该问“你过得好么?”之类的,不过果然还是想先去揍几拳再说。我果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董香,我在古董和店长谈过了,他要我回古董。”金木研轻声说着,手却握得紧紧的,“我不知道······我想保护大家。”

果然还是个笨蛋啊,还不是在逃避着什么。“没有理由接受你的保护。”明明是和父亲一样温柔的人,非得要变成这样么?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所以也给我变回之前那个金木研,乖乖的和我会古董就好了。

“你要否定我啊。”不咸不淡地说着,意外的欠扁。

“否定喔。”想也没想就这么说出口了,“因为你错了啊!”

“哪也无所谓。”金木研摸着自己的下巴说着。

果然,又在隐藏这什么?真是让人火大。我想也没想便一拳打了过去,然后被轻轻松松的挡住了。这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强大。我不认输地继续攻击着。

“住手吧,董香。”金木研说着,平静的样子经历地掩饰着。

“所以,别一脸悲剧英雄的样子,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人还怎么保护别人。”所以,所有的痛苦大家一起承受好了,我也想保护你啊。

“像你这样的人干脆不要回古董好了!”有些气急所以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语,然后他怔住了,被我一拳打在地上。我乘此扑在他身上,然后一拳一拳地发泄着。可是无论怎样,只要看见那个家伙的表情就觉得非常的难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你还记得那一天的你么?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虽然很弱小,但如果变强就必须付出这样的代价的话,我宁愿不让你变强,就这样保护你一辈子!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四)

das Vergissmeinnicht,das du mir gegeben hast,

你所给我的那朵勿忘我

ist hier

就在这儿

-----------------------------------

CCG和古董的战斗最后还是以大量的代价结束了,而其中也包括那个白痴。

到最后还是要等那个家伙,真是苦恼啊。

金木研,就算全世界都告诉我“你死了”这件事,我也会继续等下去的。

不是答应好了的吗?

我啊,或许真的追不上你的步伐吧?也没办法与你平分一切的痛苦,可是,我会等下去的。

因为,你一定会回来的。

后记:
这也算为数不多的BG文吧?脑洞一开就这样写了。写的时候真的很乱来啊,用了一直不怎么爱用的第一人称。怎么说呢?或许这个并没有大家所期待的那样幸福美满或者引人入胜的故事。
只是非常单纯的,一个等待的故事。
衔接的话,第一段是倒叙在金木回20区前。所以动画党大概不能好好地观赏了,真的非常抱歉。
然后,各位,愿在即将到来的国庆节中过得愉快。
by头顶蓝白无畏青天

2014.9.27
-------------------------the end---------------

评论
热度(8)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