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东京食尸鬼同人】执念(月金,BE)

(一)

如果说,以自己的故事来写一篇小说,那么一定会是满满的悲剧吧?如果,自己还是主角的话,说不定最后会为了大家而燃烧生命,然后精神永存什么的。

但这一切都是现实,只是一昧地埋在自己的世界里逃避现实,是什么也做不了的。就像壁虎说的啊,“两边都顾及的话,会失去所有的东西。”

世界可是很残酷的,要想保护什么就必须得舍弃什么。或许,自己早就坏掉了吧?

“真的是没办法了啊。”

身体上精神上都一直备受折磨,在崩溃的边缘中。早已失去焦距的眼中只是无力地映照着天花板,黑发也早已变成了白发,无力地垂着。

金木研,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

“要从无办法中找办法,便只好不择手段。”(1)金木研嘶哑着声音淡淡地说出,双眼中染上疯狂的色彩。

---------------------------------------

附注:取自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二)

明明自青铜树时间过后已经过了很久了,可是还是会不自禁地反复在睡梦中上演。不过这也并非坏事,对于金木研而言这更能反复地提醒他自己所作的选择。

金木研掀开被子,下床换好衣服。大厅里万丈先生正在看着报纸,厨房中美食家月山习正在熟练地做着早餐。

“金木君,早上好。”看着走出来的金木,万丈笑着放下手中的报纸。

“早上好。”金木走了过去坐在万丈的身旁,“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么?”

“大概是某个喰种恶趣味地在捕食,不过,这个喰种可是超级嚣张,被害人已经达到了两位数,而且都只是缺掉了身体的某部分”万丈露出严肃的表情,“不过,似乎是和月山一样的【美食家】。”

“那可真是麻烦的家伙。”金木头疼地揉了揉头。光是月山习就已经很头疼了,再来一个什么的,绝对不要!

正在谈话间,月山习就从厨房走出来了,端着早餐,一脸温和的笑容。虽然这个人和温和从来就不怎么搭。

“吃饭了,金木君。”月山习笑着,“虽然是喰种的肉,可是我也尽全力把他弄得更好吃了。”

“辛苦了。”带着客套的语气回应着,金木接过盘子。虽然喰种的肉未必好吃,可是至少也比人类的食物好吃多了。

而且,如非必要的话,还是不想以过去的同类和现在的同类为食。当然,除了自己送上门来的外,例如今日的早餐。

(三)

“月山,这次事件由我和你去解决。”片刻后,金木研做出了决定。

“我很乐意为你效劳。”仍然是温和的笑容,可是却让金木研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就像被狼盯着兔子一样的感觉,不过不可否认,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如此。

无论如何,即使再表现的人畜无害,月山都很危险。不过,现在的金木研需要月山习的力量,因此不得不与虎谋皮。

“那么,万丈先生就在家收拾家务然后搜集情报。”金木一边换鞋一边对万丈说着,选择性的无视了对方淡然失望的表情。

“真是的,那么后勤工作就交给我好了。”万丈失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就像被抛弃的狗狗一样。毕竟当你觉得可以施展一番拳脚斗志高昂时,被泼了一盆冷水什么的,谁会高兴啊!

“那么,再见!”金木研说着,关了门和月山走了出去。

而当门彻底关上后,金木研眼中的暖意便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算差别待遇么?金木君,这可真让我嫉妒。”月山将手搭在金木研的肩上,凑在金木研的耳边说着。

金木研有些不自然地僵硬起来,握着拳随时准备攻击。

察觉到金木的变化,月山习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鼻尖轻嗅着对方香甜的气息。

“果然,那个时候没有吃掉你真的是太好!金木君真的是越来越让我着迷。”

月山暧昧的话语让金木有些奇怪的感觉,一把推开了月山,故作着冷酷的样子说着:“月山,我可从未相信过你。”或许之前的自己还会相信吧?可是,现在已经不同了,天真永远只会害了自己以及爱着自己的人。

“我知道的啊,这种事。”月山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一只手放在胸前,神情带着无比的虔诚以及狂热,“请利用我好了,像对待工具一样不客气。”只要,呆在你的身边就好了。

(四)

利用么?也是呢。

“月山,你认识那只食尸鬼么?”或者说那里会找得到,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很简单的吧?

“当然。”厚重的刘海下,眼中盖着浓重的阴影,琢磨不清。

“那可是和我志趣相投的人呐,还算不错的家伙。”月山依旧笑着,可是眼底的东西却怎么也看不清。

“不过,如果是金木君愿意的话,无论什么愿望也会达成。”

如同诺言般的言语,能传递给对方的东西却很少。不过,来日方长不是么?总有一天,金木君会彻底相信我的。月山如此坚信着。

“是么?月山先生?”金木研惯性板着手指,“那就为了达成我的愿望而继续努力吧!”

(五)

“月山,为什么都是女装啊!”更衣室中穿来金木研的声音。

“因为平时参加喰种的聚会我都带的是女伴,突然带个男孩子什么的很奇怪吧!”月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根据月山hentai的性格带个男孩子什么的,最多会让人觉得他的性取向变了而已。更多的缘由什么的,月山心知肚明。

金木研:(٩(//̀Д/́/)۶······混蛋月山!

于是大概磨蹭了许久后,金木研才从更衣室出来,是黑白的女仆装和盖住半张脸的白色面具。极不自然地抓着裙角,总之就是一脸羞愤的感觉就是了。

而绅士月山依旧是一脸正经的表情,不过内心的小月山已经流鼻血阵亡中~果然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一件,计划顺利进行中~(‾▽‾)~*

“好了,我亲爱的女王殿下,和我一同进去吧!”月山伸出手拉着金木研的手,一脸人生赢家的表情走入了聚会现场。当然了,腿上被踢的痛楚什么的自然无视了。


-------------------------------------------------------------

小剧场附送

金木进更衣室前

龙套A:啧啧,月山先生你的货到了。

月山:确定齐了么?(严肃脸)

龙套A:恩,saber亚瑟的泳装死库水同款,搞姬日常蓝白胖次同款x2,(金木君不是只用一个么?那另一个呢?),进击的巨人束缚带,境界的彼方同款红色眼镜·······以及经典黑白女仆全套。

月山:Good job,那把它们搬到更衣室去。

头顶蓝白无畏青天:所以,乃们绝对别意外小天使会选择这个。

(六)

“月山?好久不见。”没过多久,月山和金木便被一个戴着黑色皮质面具的人叫住了。

“远坂君,你好。”月山礼貌地回敬对方,“有看到间桐君么?”

“那个家伙么?还没看到,估计还没来吧?”远坂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不过,这位小姐是你的新欢么?挺可爱。”

远坂的话语对金木绝对是强力打击,头深埋了下去,一脸黑线。然后,在隐秘的角度下对准月山腰部发动攻击。

腰部穿来的痛楚让月山哭笑不得,虽然很疼可是精神上很愉悦。

“好了,就此别过吧。他啊,对我而言也算是顽皮的小野猫了吧?”同时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月山暗自补了一句话。于是,膝盖莫名中了一脚。

当他侧头看去的时候,金木一脸天真无邪的笑着:“小野猫啊······”

从此月山大痴汉于万千花草丛中而片叶不沾身,直到,他膝盖中了一脚。好吧,这只是题外话。总之,月山带着金木向某个阴暗的角落走去。

待确定四下无人时,金木才松了一口气,女装什么的简直是身体与精神上的折磨。

“月山,间桐就是之前的那个喰种么?”

“是的,那家伙的手法可是很特别的。”

“你的旧识?”

“差不多,本名是间桐冶,最初是在14区遇到的。”久违的,月山露出了怀恋的表情,“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没这么厉害,倒是老是被白鸩追着跑,然后某次我还救了他一命。”

或许之前的话金木研会认为这绝对是骗人的,可长期相处的经验告诉金木研这是真的。让月山杀掉旧友什么的?自己果然真的是不择手段。要停下么?停下?你怕了么?

不过说什么也不能停下,已经,不能停下了。

金木握紧着拳头,逼迫着自己更加更加冷静地处理眼前的事情。深吸着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更加清晰冷静,然后低声地说着,“成功了以后,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就是这样,为了更好地利用对方的话,稍微一点甜头也是应该有的。

月山的眼中露出惊喜,强压住身体的颤抖说着:“报酬什么······”

话未说完便被金木打断了。

“这是我应该的,只要是不会让我死去情况下,什么都可以的。”

“我的话,没关系的。”金木淡然地说着,一字一句似乎是为了还清什么,“而且,这样的话,月山先生也会让我放心。”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月山习依旧笑着,轻轻抱住了金木研。金木研的身躯早已不似过去的单薄,虽然依旧个子小小的可是肌肉已经很结实了。毕竟,从那之后金木一直努力着,比任何人都努力。

虽然,话语说着的确挺伤人的。不过,至少你还没把我真当做工具使用。这样的金木君,真的让我越来越爱了。

(七)

大概快要到尾声的时候,间桐才到,一进来便瞥见了月山。

“月山,你居然来了。早知道我就早点来了。”间桐冶语气带着兴奋,同月山看见金木的语气同出一辙。真不愧是友人么?

月山并未接话,只是侧头对着金木说着:“剩下的,我自己解决。”

金木有些疑惑,不过很快释然。“那你小心。”金木咬了咬牙,最后才挤出了四个字,随后便离开了。

“月山,你的眼光还真不错。”间桐望着离去的金木的背影,轻嗅着空气中残留的味道,“绝对是个极品。”

月山并未搭话,只是稍皱了眉头。

“喂喂,一言不发什么的可不是你的性格啊喂!”

“那就单刀直入了,你可以去死么?”

“诶~”间桐冶做出夸张的动作,“这也太单刀直入了。”不过却并未将此当作戏言,只是缓慢地高举双手作投降状。

“投降也没用的。”

“那真的没办法了。”间桐收起了玩笑的动作,放出了自己的羽赫。虽然是战斗的姿态,却并未先发制人,只是停留在原地。

“月山,你爱之前的那个人吧?”

“嗯。”

“我也爱着一个人,所以能够明白你的心情。”间桐冶索性躺了下来,“月山其实和我也很像啊,如果爱上某人的话就一定会无比的疯狂。”

“是樱么?”

“是的,不过樱她不久前就去世了。也是呢,毕竟人类可是很脆弱的。”

间桐冶望向天花板的眼有些涣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无比平静地说着:“之前欠着你的恩情是时候也该还了。”同时,也该同她一起去了。

“不过,我和你有一点不像,那就是我绝对不会失去金木君的。”月山习反驳着,仿佛只要说出来的话,某种疑虑就会减轻。

(八)

谁都会有执念,只是区别在于对谁而言。即使是看起来不在意着一切的人也同样会有着执念。

而对于月山习而言,金木研吸引了他所有的执念,所以,“只要是金木君愿意的话,什么都可以。”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病态执念了。

综上所诉,可以判断月山习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人的精神思考范畴,俗称蛇精病。故此类蛇精病的思维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一般而言当攻略对象“我答应你一件事的时候。”就应该化身狼咩咩然后欺身而上扑倒。但,蛇精病不愧是蛇精病,居然提出了要去书店约会什么的要求。

(九)

久违地走进书店,书架上一排排摆放整齐的书本,店家放着平静悠扬的轻音乐。时间悄然静止于某刻,一切尘世的嘈杂都暂时或作飞烟。午后的阳光透过帘子间的缝隙悄悄地溜了进来,蹑手蹑脚地爬上台柜上。

台柜上摆着的绿色植物惬意地享受着阳光所带来的暖意,舒服地垂下枝条。

没有喰种,没有无法摆脱的残酷现实,仅有的便是此刻的世外桃源,既熟悉却又陌生的触感。就像母亲之前温和地做着好吃的料理,仍然宠溺着自己的回忆一样。

可是,料理是什么味道呢?金木自嘲地笑着,却像是在哭着一样。

身旁的月山默默地握住了金木的手,握住那几乎冷似铁的手,传递着自己的温暖。

“我与你同在。”

“谢谢你了,月山。”金木研低声地说着,“有些事我想告诉你。”


(十)

之后,金木研同他的小伙伴一起回到了20区,古董的各位都希望着他能回来。于是被董香一顿胖揍后,他决定回去了。原因或许和董香的劝说有关,当更多的还是因为月山。

那天金木告诉月山的事中也有着自己已经回不去了的事。而当时月山是这样告诉金木的——的确常有物是人非,回不去的感慨。可是无论再如何千变万化,有些本质是无法改变的。就像金木君改变了很多,可是本质却从未改变,你依旧还是昨日的金木君。

(十一)

如果命运女神去当写手的话,绝对是个后妈吧?

到最后,她还是和金木过不去。CCG知晓了古董的存在,于是派重兵将古董围了个团团转。如此森严的防守,杀气慢慢的白鸩。就差写上“谁来谁扑街。”“就算是喰种也杀给你看!”

“金木君,真的要去?”月山躺在地上,身上的伤势缓慢地修复着。

“是的。”

‘那至少,让我陪同。”

“不用了,我已经欠了月山先生太多恩情了。”金木研的脸上淡然一片,潜意识地摸了摸下巴,“而且,我果然还是无法把后背交给月山先生。”

“金木君,你在说谎吧?”

金木研并未回答,只是捏紧了拳头,压制着身体中涌出的异样情感。

“那么,再见了。”虽然很可能是再也不见之类的,可是已经不能再给月山添麻烦了。月山的恩情,金木研此生无法得以回报,原有来生,自当倾其所有。

“假如真的无法回来的话,那么来世再还好了。”

(十二)

风掠起包裹着花朵的外衣,露出娇艳的花朵。月山习半蹲在一座墓碑前,他将手中的花放在墓碑上。

然后将墓碑上的人名用手指一笔笔沿着刻痕书写,像是要将这一切刻在心里一样。

“来生么?可那便不是金木君了。”只要踏过孟婆桥将一切洗去后,便不再是那个人了,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

‘所以金木君所欠的恩情是永远偿还不了的。”月山习自言自语着。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存折中多了几十亿,结果却发现被存了几百年的死期一样。

后记:

粗略估计了一下,全文算是挺长的了。(对我而言)今天是圣战日吧?所以稍微拼命把这个坑填完了。所以,果断忘记去吃中午饭。(重点出错)

本来的原计划是写一个短短的但是很萌的小白向文,结果最后生生被自己掰成了BE。于是,我终于尝到了苦果。就像江南所说的写文什么的很多时候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式。

最近由于在看《罗生门》和《菊与刀》以及其他的各种书籍,所以给金木君揉进了一些东西。在某种意义上11区人对于恩情是非常在意的,常有什么“滴水之恩,难以回报。”之类的话语。所以,就稍微给了金木君这个设定,但实际上恩情是金木君对某种异样情感的掩饰。

嘛,总之顺利写完了还是很开心的。

                                                   2014.8月

评论(1)
热度(8)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