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会有一些碎碎念的随笔,然后以及自己的同人文。
同人文如果出现ooc的情况请大家私信或评论留言给我,我会重新思考修改的。
连载文章更新都在一周内至少有一更。
叫我阿漠就好。(常换马甲)希望我的文字能够带给你不错的印象。
感谢所有有耐心来看我文章的人,超级感谢。欢迎各位评价,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的评价将会是我最大的助力。

【策约】水晶花 (借梗 短 )

  一
  玄策很小开始就是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从很早以前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词汇。

  感恩节里孤儿院的木兰老师组织大家画小木牌送给喜欢的人。

  小玄策虽然身为一个小霸王角色,但是对于美工还是很有信心的。

  “小策策,你做的这个是什么啊?”容貌少年老成的程咬金问着自家小老大,特崇拜地捧起小木牌坠子。
 
  “哼,这是哥哥样子的。厉害吧!”小玄策特骄傲地抬起了头,红发也特有精神地抖了抖。

  “这个超级像守约哥的啊……”程咬金捧着小木牌转起圈圈,然后一不小心被后面庄周的鲲给绊倒了。
 
  小木牌慌慌悠悠地掉了下来,掉进刚睡醒的鲲面前,鲲晃了晃神,一口咬住了它。

  也许是命运的必然,最后小木牌与鲲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喂喂喂……”小玄策脸色发黑地盯着程咬金和鲲,问道,“嘿,来玩儿生存游戏么?”

  ……

  夕阳西下,守约哥哥最后在木兰老师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下领回了因为大家而被留堂处罚的弟弟。

  “策策,怎么了啊?”摸着自己弟弟的头,守约小心翼翼地问着。

  “因为,给哥哥的礼物被傻逼程咬金给弄坏了。”

  “不许骂人。你知道,程咬金小弟弟虽然外表成熟但是内心和真实年龄很小的。所以要多多忍耐。”

  “而且,我也有礼物给玄策。虽然收不到玄策的礼物很可惜,但是玄策的心意我收到了。”

  夕阳下,守约的白发就像渡了一层暖色般温和。玄策盯着守约看着,突然觉得哥哥好温暖好温暖。
 
  守约在玄策发愣时递来了一个小木牌,那是玄策样子的小木牌。

  “谢谢哥哥,但是,玄策还是给哥哥好了。”玄策把小木牌栓起来,挂在守约胸前。

  “这样,玄策也有给哥哥的礼物了。以后,即使玄策不在,也会有小木牌玄策一直陪哥哥的。哥哥,不会孤单的。”

  守约欣慰地笑着,爱怜地抱住弟弟玄策,“谢谢玄策。”

  靠着守约,玄策感受到了一股暖意。其实玄策一直很怕孤单,所以才会陡然想起把小木牌送给哥哥。

  孤单什么的,就是即便是言语、动作,也无法再吐露些许的诸如求救之类的话。

  玄策莫名生出一丝悲凉,不由得搂紧了守约。突如其来的感觉,有些难受。

  抓住守约的指尖微凉。

  “哥哥,一直在一起,好么?”玄策抬起头,眼眶泛红。

  “当然,哥哥会一直陪伴小玄策的。”守约宠溺地看着弟弟。

  “真的么?”

  “嗯,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遵守约定。”

……

  玄策渐渐长大,只是娃娃脸促使看起来挺小的。

  而且令人遗憾的事,即便是二十岁以后发育完全结束后的玄策也比不上哥哥的身高。

  在最喜欢的人面前矮了一头的感觉总是微妙的。

  故而,对于玄策而言。

  除了哥哥最重要的事情外就是买增高。

  所以二十岁以后正式成为上班族的玄策,在下班以后立马轻车熟路地去了平时经常去的那家店。

  “嘿,玄策!”小短腿鲁班坐在店里沙发上正换着店里的新鞋,偶然抬头便看见同事玄策。

  小短腿鲁班穿好鞋子就立马蹦哒到玄策面前,本来直到玄策腰部的身高突然到了胸口。

  然而,重点是根本看不出来是因为增高鞋的原因啊。
 
  玄策陡然眼睛发亮地盯着小鲁班的鞋,立马去光速选购了一双。

  然后开心得像个八百斤的玄胖子一样蹦哒回家了。

  穿着新鞋的玄策看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守约,立马从背后抱住。

  由于身高的原因,第一次玄策感受到下巴枕在哥哥头上,一把拥住哥哥的美妙感觉。

  “玄策?”守约有些惊讶的问着。玄策有些激动的喘息打在头发上,有些发麻。

“长高了?”守约问着。

  “不对,增高?”

  得意忘形的玄策突然想起自己突然加上去突兀的“身高”,瞬间羞涩涌上心头。
 
  脸色通红,视线乱移。

  “不过,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穿增高呢?毕竟高个子的男孩子很受欢迎。”守约察觉到弟弟的不好意思,用过来人的口吻安慰着。

  “那,哥哥喜欢么?那啥……高个子的玄策。”

  “嗯?对哥哥来说个子无所谓,重要的是玄策不是么?”

  玄策点点头,把哥哥抱得更紧。像是不自觉害怕会丢失一般。
 
  内心突然顿生出想要与哥哥十指相扣,抵死缠绵直至死去的感觉。

  不要,离开我。哥哥。玄策在内心默念着。

  二十八岁的玄策还是那样,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像未成年。

  二十八岁的玄策比起过去有了更多的筹码,事业有成,衣食无忧。

  所以,玄策暗自下着另外一个决定。

  他,要搞一件大事情。

  在单身成中年美大叔级别后的守约被已婚多年的花木兰女士拉去了相亲。

  相亲的是一个温柔羞涩的女孩子,叫甄姬。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温婉大方。

  守约却突然发起了呆,愣愣地盯着相亲对象羞涩的样子。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无意拆穿弟弟穿增高时羞涩的样子。

  玄策,现在在干什么呢?不自觉,守约想起了弟弟。

  窗外夜色正浓,雪色冷清。

  门突然被人急冲冲地撞开,裹挟着冷气进来。

  “哥哥,你是我的。”走进来的玄策一把抱住守约。
 
  放弃增高的玄策配合娃娃脸看起来小小的一只,仰起来的脸上少了平时骄傲的神色,满是委屈。

  守约不自觉把手放在了玄策的头上,神色关切。

“守约……”玄策少见的直呼其名,放开了守约,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戒指。

  “我们,结婚吧?”

  守约有些呆愣,但脑海中总有那么一个声音重复引诱着。

  也许答应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情。

  “诶,守约。其实,有爱的话很多事情都没关系啊。”玄策以为是吓到了守约,抓住头发无措地说着,“而且你看我头发是红色的,你是白色的。肯定不是亲生的。”

  “嗯,不会有有情人终成兄弟的感觉的。”玄策在守约复杂的表情下,继续乱扯起来。

  看着弟弟纠结无措的表情,守约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弟弟问自己的话。

  “哥哥,我们头发颜色都不一样。而且我又是个小疯子,你会不会不要我啊。”当时的小玄策特别紧张地问着,平时疯癫癫的样子与现在的委屈表情形成剧烈反差。

  “怎么会啊?哥哥是不会抛下玄策的。”守约当时这么哄着。

  “可是,我们头发颜色不一样啊。明明是兄弟。”小玄策依旧纠结着,然后摸摸下了一个决定。

  玄策特别快速地跑进房间,把绘画的颜料挤了出来,拿白色给自己头发上染了几笔。然后调了和自己头发相近颜色的红,涂在了哥哥的头发上。

  “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玄策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可惜疏于学术没找到特别好的形容词。

  “这样,就不会突然出现什么各自亲父母,然后抱走我们其中一个。然后抱走哥哥的那个特有钱,从此我就再也和哥哥不是一个世界的了。”小玄策说着,脑海中不断否定着从隔壁蔡文姬那里传来的故事。

 
  ……

  想起当年玄策的话再看看现在,守约突然笑了。莫名有一种“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的错觉。

  可是,这种错觉何尝不是双向的呢?

  二十八岁的玄策先生终于在这一年里成功迎娶高富帅,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三十五岁的玄策先生虽然还是娃娃脸和袖珍身高,但是因为早有家室已经不想刚开始的小疯子一样肆无忌惮了。

  玄策先生每天都过这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每天为事业家庭奋斗,偶尔调戏调戏守约。

  今日是玄策先生四十岁的生日。

  日常地起身,但是喉头间却传来一股铁锈味。玄策剧烈地咳嗽起来,一朵朵白洁无垢,花瓣剔透如水晶雕刻的话夹杂着血从口中吐出。

  玄策无措地捂住嘴,下意识看向身旁还在沉睡的守约。

  不知何时,床头、地板上全开满了这样的花。花朵枝蔓纤弱,缠在两人的身上。

  守约静静地躺在那里,默不作声。

  玄策大脑一片混沌,周围的暖光骤然消散。

  玄策再次醒过来,眼前已经是一片暗色的森林。

  那种花妖异地盛开着,在月光下泛着晶莹圆润的光。

  守约就在身边,但是无数的花枝嵌入他的身体,紧紧地把他捆在原地。

  花香混合着淡淡腐烂的气味,莫名的有迷人的炫目。

  玄策陡然想起,世上有一种花,被叫做水晶花。

  以腐肉为食,只要扎在腐肉上便会无线繁衍。
  若腐肉宿主仍是生者,便会发出花香,勾勒一场美好的梦。

  真正的玄策所在的世界远不是那么和平。
 
  这是一个快崩溃的疯狂世界。

  这里的人贪恋温暖,会执着地追寻暖光,但即便得到了也不懂得珍惜。

  譬如他。

  所以,对于唯一的暖光。

  他只会选择囚禁、关押。

  所以,最后当他被死敌困在地下暗室三个月时。

  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错了。

  但很多事,是没办法挽回的。

  守约最后是被活生生饿死的,因为那里除了玄策没人知道。

  也许是因为一开始便自愿被囚禁,所以没有任何反抗。

  如果一开始气力尚存,那也许可以从那里逃出来。

  但,守约意识到的时候太晚了。

  倒下去的时候,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弟弟的脸。

  要是,我死了。他会多难过?

 

最后,玄策吞下了会使器官渐渐腐烂的药和水晶花的种子。

十一

  花的香气最终还是淡了,在意识到寄主已经毫无作用后便没有留恋的撤走了。

  玄策撑着最后的气力爬到守约旁边,贴着他,就像小时候一样。

  “要是梦能再长一点就好了,我想看哥哥老去的时候。”

  ……

  “哥哥,对不起。”

十二

  可是,即便是如此。

  “我也不后悔啊……”玄策突然笑了。
 
  因为身在这里的玄策一开始就没有梦中那么美好。

  自小和哥哥分离的玄策。

  被养蛊一样训练出来的玄策。

  已经把强取豪夺的本性刻入骨髓了。

患得患失,紧紧握住,却如同握住一捧沙子般。
越紧,漏的越多。

十三

  水晶花的梦,是对于寄主而言迫切需要却永远无法达成的梦。

为何无法实现?

譬如对玄策而言,正好印证花语。

自私的爱。

 
 

  
 

ps.
借用奇癖设太太的梗。
因为拖延,本来昨天就该写完,结果沉迷游戏……
原梗设定应该是有血腥设定的,结果我完全不会写orz。

其实吧,我觉得好像有点毁原梗,因为我觉得我写的有点傻白甜。
可能是因为最近练习甜文有进程了吧?

评论(7)
热度(66)

© Mo with suza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