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远自迩(近),登高自卑(低)。

文摘

  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

  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葡萄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

  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钱钟书《围城》

……

  我是第二种人吧,十多年的习惯了。
  就好比吃自己最喜欢的牛肉面,总是先吃面再吃肉。
  先吃碗面基本上已经饱了,但是因为肉还很好吃而且比面条价值大。
  即使很撑,也会吃掉。
  但是先吃肉的话,面就会被最后舍弃掉一部分。
  也许是留念想,也许是单纯为了吃掉整碗。
  也许因为有那样的东西在前面,不远,虽然有些痛苦,但是甘之如饴。
即使,最后不曾美味。
  但至少,保本了。
  所以,我的第二种有点吃保底式的不曾期望的感觉吧?

评论(1)
热度(10)

© 自迩自卑 | Powered by LOFTER